Gamerch
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梅洛迪山莊事件調查-暴風雨夜的“驚喜”

最終更新日時 :
1人が閲覧中

關於梅洛迪山莊事件調查

 金薔薇事件以後,DM以感謝為名,邀請推理先生作為神秘客人前往梅洛迪山莊參加一場特殊的變裝沙龍,出席的都是近日城中新晉的藝術商們。推理先生抱著自己的目的應約前往,然而沙龍並沒有順利舉行。


 一場暴雨引起的停電,將本應觥籌交錯的良夜,封鎖在了DM的偏廳裡,無所事事的人們討論著如何度過這漫漫長夜。


 其中一個裝扮成夜魔的小女孩提議玩“驚嚇”遊戲,規則很簡單 :在坐的人們,從DM準備的驚喜箱中抽取一個道具,然後開始以這個道具為主題,開始講恐怖故事。


 無聊透頂的遊戲!


 然而出乎推理先生意料,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答應了,參與者一個接一個講述完自己的故事,但當時的他們或許並不知道,專屬於這個雨夜的恐怖故事,才剛剛開始……

登場人物

推理先生
傭兵-推理先生
D.M
攝影師-“謎”
王子
郵差-“王子”
男僕
守墓人-“懼”
維修工
瘋眼-“驚”
祈雨之女
紅蝶-祈雨之女
女僕
醫生-“悲”
廚師長
大副-“疑”
夜魔
雕刻家-“夜魔”
“夜魔”的僕從
“傑克”-“夜魔”的僕從
怪鳥
園丁-怪鳥

序章

活動期間2021年6月24日~7月1日

你問密室裡那個盒子是什麼?

那是驚喜箱。

你沒有聽說過那個遊戲嗎?

從驚喜箱裡,抽一個玩具,在蠟燭熄滅前,講一個關於它的故事。


不過,誰又知道呢?

他們講的也許不僅僅是關於那個玩具的故事。

登入獎勵

內容獎勵
第1天登入
【塗鴉】推理先生-思考
第2天登入 20
第3天登入
【塗鴉】推理先生-指證
第4天登入 30
第5天登入 30
“D.M”
第1天「今夜只屬於最美麗的玫瑰,在她凋零之前。」
第2天「螢蟲不可語,但你還是聽到過吧?她瀕死時的哀泣。」
第3天「你問那個漂亮的傀儡嗎?她想要自由,所以我就剪斷了她的絲線。」
第4天「天上的月亮,比愛更遙遠,湖底的月光,比死更冰涼。」
第5天「不要打開“真相”的樊籠,你不知道其中蟄伏著什麼。」

第一章

推理先生:

金薔薇事件以後,DM以感謝我為名,邀請我前往梅洛迪山莊參加一場特殊的變裝沙龍,出席的都是近日城中新晉的藝術商們。

我抱著自己的目的應約前往,然而沙龍並沒有順利舉行。

一場暴雨引起的停電,將本應觥籌交錯的良夜,封鎖在了DM的偏廳裡,無所事事的人們討論著加何度過這漫漫長夜。

其中一個裝扮成夜魔的小女孩提議玩“驚嚇”遊戲,規則很簡單:在坐的人們,從DM準備的驚喜箱中抽取一個道具,然後開始以這個道具為主題,開始講恐怖故事。

無聊透頂的遊戲!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答應了,我無意參與其中,便去檢查了一下山莊的供電裝置,看來似乎是是被雷電阻斷了,僕人打算等雨停了下山聯繫工人前來修理。

我觀察了一下天氣,要等這場雨停,恐怕要到明天了,百無聊賴的我不得不再次回到偏廳。

此時遊戲已經進行了兩輪,“夜魔”和“怪鳥”都結束了自己的故事,而此時正在講述的是——

選擇祈雨之女

祈雨之女:

——人們卻沒有發現次子的屍體,只有神女渾身濕透的濕身,靜靜的躺在主屋中心。”我終於講完了我的故事,輪到對面那個小男孩——“王子”了,他擺弄著那個人偶,想了想,然後看向我,似乎終於抓住了靈感。


“王子”:

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曾經有一座荒廢的城堡,雨夜的時候,那裡總能聽到貓頭鷹的鳴叫。

傳說,那裡曾經住著一位王子,他養著一隻小狗,有一天小狗死了,王子非常傷心,於是他發布了懸賞,願意給能複活小狗的人一切。

第一個雨天,一個巫女來了,她用她濕潤的手摸了摸小狗乾枯的身軀,小狗的皮毛立刻變得柔順,王子很開心,他問巫女,你要什麼?

巫女說,我要這座城裡最美麗的藍寶石。


祈雨之女:

他的嘴一動不動,但聲音卻發了出來,配合著那個人偶,似乎是那個人偶在講述一般,他把那個玩具立在桌上,轉向那個裝扮成“怪鳥”的DM助理。


“王子”:

第二個雨天,一個養鳥人來到了這座城池,她從隨身的怪鳥身上取出一隻黑色的羽毛,輕撫小狗的頭顱。

小狗恢復了呼吸,但並沒有醒來,只是沉沉睡去。王子很開心,他問養鳥人,你要什麼?

養鳥人說,我要這座城裡最聰明的儀器。


祈雨之女:

“王子”不知從哪拿出一個齒輪一樣的東西,擺弄了一下,安到了那個人偶身上。又看了一眼身邊那個裝扮成“夜魔”的小姑娘。


“王子”:

第三個雨天,一個裁縫來到了這座城池,她拿出一塊白布,將小狗包起,“下一個貓頭鷹鳴叫的雨夜,十二點鐘聲響起時揭開白布,你會得到你想要的。”裁縫說。王子很開心,他問裁縫,你要什麼?

裁縫沒有回答,只是問王子:“你有沒有見過我的兩個姐妹,一個穿著東方的服飾,手掌潮濕,一個養著一隻怪鳥,喜歡停在死人的頭頂。”王子說沒有。

裁縫離開了,走之前,她說:“小狗會在第一聲鐘聲時醒來,我會在最後一聲鐘聲響起時來取我的酬勞——我要一顆金色的心。”


祈雨之女:

所有人似乎都被他的意有所指吸引了注意力,他有些局促,又有些得意,繼續娓娓道來。


“王子”:

那天的雨下了一整天,夜晚來臨時窗外的貓頭鷹開始鳴叫。

第一聲鐘聲響起時,寂靜多日的城堡裡響起了小狗的吠叫聲和王子的驚呼,第十二聲鐘聲響起時,一切重歸平靜,

第二天,僕人們去叫王子起床,看到王子的床上濕乎乎的,一塊白布蓋在上面,他們掀開白布,看到靜靜躺著的王子,他藍寶石般的眼睛緊閉著,黑色的鳥羽編織成的王冠戴在他的頭頂,金色的花朵綻放在他胸前。

王子已經沒有了呼吸。

💡已獲得線索:“王子”的故事


祈雨之女:

話音落下之時,布穀鐘敲響了九點的鐘聲,讓這個故事顯得更滲人,那個裝扮成“夜魔”的小姑娘似乎嚇壞了, 她招呼那個DM分配給她的僕人,說要回房休息了,我也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畢竟,今晚我還有其他安排......

選擇“王子”

“王子”:

——黑色鳥羽編織而成的王冠戴在他的頭頂,金色的花朵綻放在他胸前。王子已經沒有了呼吸。”我終於講完了我的故事,輪到對面那個東方女人了,她輕咳了一聲,開始了她的講述。


祈雨之女:

我們流派祖上,曾世代供奉一位城主,據說,每一代都會誕生一位神女,只要這位神女為城主起舞,城主就會得到上天的庇佑,某一代,天逢大旱,民不聊生,而城主家長子和次子也陷入了兄弟相殘的繼位之爭。


“王子”:

她整理了一下手中那個奇怪的白布偶,輕撫著那看起來質地不錯的白色布料,動作輕柔地好像在撫摸情人的肌膚。


祈雨之女:

神女選擇支持那位仁慈的次子,祭典上,她跳起祈雨之舞,居然就真的下雨了。人們認定次子是天選之子,擁護他繼位了。


“王子”:

他停了停,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傾瀉而下的暴雨。


祈雨之女:

仁慈的次子也沒有為難自己的兄弟,將他放回了屬地。然而次子的善良並沒有得到回報,在次子休養生息之時,長子在屬地招兵買馬,幾年以後就兵臨城下,逼次子退位。

為了名正言順,他派人放火燒了次子的宅邸,然後對圍觀的民眾說。

“如果他真的得到了神的庇佑,就讓上天降雨澆滅這憤怒之火吧。”那一夜,人們聽到燃燒的宅邸中,祈雨之歌響起,卻並未降雨,大火燒了三天三夜,終於熄滅了。


“王子”:

說著說著,她緊緊握住了那個布偶,用手指描摹著布偶臉上用墨筆劃的黑色淚痕。


祈雨之女:

當人們覺得次子確實是被上天拋棄之時,在宅邸的廢墟中,卻沒有發現次子的屍體,只有神女渾身濕透的屍身,靜靜的躺在主屋中心。

💡已獲得線索:祈雨之女的故事


“王子”:

語音落下之時,一陣驚雷響起,窗外的雨更大了,這暴雨讓她的故事更加滲人,“夜魔”被嚇壞了,她招呼那個DM分配給她的僕人,說要回房休息了,我也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畢竟,今晚我還有其他安排。

第二章

選擇祈雨之女

祈雨之女:

然而,這個夜晚遠比我想像的漫長,一聲尖叫掀開了這個不平靜雨夜血腥的帷幕。

我打開門後,“王子”客房門口已經圍了很多人。

那個一臉驚慌的女僕,哆哆嗦嗦的指向“王子”房間,手忙腳亂地向她身邊DM那個神秘的客人描述著什麼。

我走了進去,眼前所見景象,讓我原諒了她的倉皇。


“王子”客房


邀請函

DM的邀請函,繪製著莊園主建築的地圖,
受邀的每個人都有。

💡已獲得物品:邀請函


祈雨之女:

“王子”以一種極其扭曲的姿態躺在壁爐前,雙目圓瞪,已經停止了呼吸。他雙手緊緊摀住自己的心臟,發白的骨節,透露著他死前的痛苦。

💡已獲得線索:“王子”之死


半杯紅酒

王子桌上的半杯紅酒。

💡已獲得物證:半杯紅酒

一隻狗碗

空空如也的狗碗,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已獲得物證:一隻狗碗

皮質手提箱

做工考究的皮質手提箱,似乎是空的。

💡已獲得物證:皮質手提箱

奇怪的狗餅乾

製作精良的狗餅乾,有一股奶香味。

💡已獲得物證:奇怪的狗餅乾


祈雨之女:

每個客房都有的傳菜通道,我的房間也有,除了可以直接傳菜到客房外,還可以用來與樓下的僕人通信。

💡已獲得線索:傳菜通道


祈雨之女:

DM那個神秘客人,正在詢問第一個發現現場的畫著悲傷面妝的女僕“悲”。他是DM指名在沙龍期間服侍“王子”的人。


? ? ? :

你最後一次見到“王子”是什麼時候?

女僕:

9點15分,就是大人們從會客廳回來後不久。

💡已獲得線索:女僕的證詞


? ? ? :

是他傳喚你的嗎?

女僕:

不是,是主人看到今天大雨天,而“王子”這兩天心情一直不太好,所以特地讓廚房熱了紅酒讓我送上來。

? ? ? :

心情不太好?

女僕:

是的,他的小狗一直有些水土不服,病懨懨的。奇怪……那隻小狗呢……

💡已獲得線索:反常的小狗


? ? ? :

你最後一次見到他時,有什麼反常嗎?

女僕:

沒有……

? ? ? :

那你剛才是為什麼而來?

女僕:

因為他讓我來收拾他喝完的杯子。

? ? ? :

那是什麼時候?

女僕:

就是剛剛,大概五分鐘前。

? ? ? :

但你說最後一次見到他是9點15分的時候?

女僕:

對,因為他是從傳菜通道傳紙條給我的,我沒有見到他。

💡已獲得線索:最後的傳喚


祈雨之女:

此時,一陣狗叫打斷了他們的談話,DM那個畫“疑惑”面妝的廚師長——“疑”牽著一隻小狗走了進來,那隻小狗輕快的朝偵探吠了幾聲,似乎完全無法感受到主人慘遭不幸的悲哀。


廚師長:

發生了什麼事?哦!天哪!可憐的威克!你可憐的主人,為什麼會遭遇這樣的不幸?

? ? ? :

這是“王子”的狗?

廚師長:

是的。

? ? ? :

為什麼會在你這?

廚師長:

這位大人晚上去廚房找我,讓給小狗找一些吃的,餵飽了再送上來。

? ? ? :

這狗看起來可一點都不病懨懨的。

女僕:

我沒有撒謊!廚師長可以作證,“王子”覺得我們給他的狗飯有問題,還去廚房發了一頓火。

? ? ?:

那這隻狗最近吃了什麼?

女僕:

“夜魔”小姐給了他一些狗餅乾,它似乎很喜歡,吃了很多。

💡已獲得線索:狗餅乾的來歷


祈雨之女:

似乎為了驗證什麼,偵探拿起一片狗餅乾給那隻小狗聞了聞,小狗警惕地走開了,這樣的舉動讓“驚”的證詞看起來,有些不足取信。


廚師長:

她們沒有說謊,這隻狗之前一直病懨懨的,直到剛剛才好。

? ? ? :

剛剛?

廚師長:

“王子”是這麼說的,他說……他給它喝了一點酒,他忽然就好了起來。

? ? ? :

給狗喝酒??

D.M:

我這位朋友人生經歷比較坎坷,這世上希望他死的人,恐怕比希望他活著的人多,而這裡對他而言,並不算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所以……我想你能理解,畢竟你們都是疑心病很重的人。

💡已獲得線索:謹慎的“王子”


祈雨之女:

那個神秘人冷哼了一聲,並沒有理會DM,轉而繼續詢問廚師長。


? ? ? :

他下去找你是什麼時候?

廚師長:

9點20左右。

💡已獲得線索:廚師長的證詞


祈雨之女:

神秘人若有所思的聞了聞那個酒杯,又俯下身,聞了聞王子的“唇邊”,然後指了指酒杯,看向DM。


? ? ? :

這是你的藏酒?


祈雨之女:

DM走過去,也拿起了酒杯聞了聞,搖了搖頭。


D.M:

不,雖然我確實給“王子”送過酒,但我的藏酒都來自法國,而這酒聞起來,來自意大利,準確的說,來自“夜魔”的故鄉,佛羅倫薩。

💡已獲得線索:可疑的紅酒


? ? ? :

但我似乎並沒有收到,不管是你的還是“夜魔”的?

D.M:

因為這杯酒是用來傳遞藝術交易訊息的,酒,代表接受交易。 “王子”向我購買一件收藏品,我們談好了交換條件,本來應該今晚完成交易的,可惜……不過,好在他不是唯一的交易對象。


祈雨之女:

DM的話很明顯意有所指,那個神秘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後。


? ? ? :

夜魔去哪了?

D.M:

在樓下休息,你知道的,她身體不便,無法上樓,而且年紀還小,很缺覺。


祈雨之女:

神秘人眉頭緊鎖的,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最後讓所有人離開房間,並要求DM鎖上了房門。


? ? ? :

我去打電話通知警局,在警察來之前,任何人不允許進入這個房間,也不允許離開主宅,希望DM大人能幫我維持秩序。而我需要去拜訪一下夢境中的夜魔了。


祈雨之女:

他說完之後,我回到了我的房間,並鎖好了房門。


祈雨之女客房


一杯紅酒

桌上有一杯紅酒,杯壁上非常乾淨,
看起來沒有人喝過。

💡已獲得物證:一杯紅酒

木質手提箱

床上有個方型的手提箱,被鎖著,偵探拿起來搖了搖,
沒有任何聲音,裡面應該是空的。

💡已獲得物證:木質手提箱


祈雨之女:

我想推開窗,將酒杯裡的佳釀傾倒在了暴雨中,但窗戶卻怎麼都推不開,該死的,我昨天就告訴那個老頭,讓他來把它修好的。

💡 已獲得線索:無法打開的窗


祈雨之女:

我靜靜看著窗外發呆,外面的雨更大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在我心中環繞,於是我吃下了安眠的藥物,躺到了床上,希望睡神可以讓這長夜快點過去,睡神似乎聽到了我的祈禱,我很快陷入沉眠,然而,就像那個故事裡那可憐的巫女一般,上天並未給予我多餘的憐憫,睡神身後,死神接踵而至。


推理先生:

地上有大量水漬,一條延伸到了門口,一條延伸到了左側牆面的畫下。

“祈雨之女”渾身濕透地仰躺在窗邊,身上都是破碎的玻璃渣,已經停止了呼吸。

水漬旁擺著偶人娃娃,很乾燥,沒有受到浸染,其中一隻的娃娃衣襟看起來更新,似乎剛剛精細修復,用的一種透明的絲線,如果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出線縫。

選擇“王子”

“王子”:

然而,這個夜晚遠比我想像的漫長,一聲玻璃破碎的巨響掀開了這個不平靜雨夜血腥的帷幕。

我打開門時,走廊上已經圍著很多人,那個唯唯諾諾的男僕瘋狂地敲著祈雨之女的房門,但並沒有得到回應。

DM邀請的那個神秘的客人推開了他,暴力撞開了房門,我看著一邊病懨懨的威克,覺得他一時半會應該不會需要我,於是決定先去看看那位夫人遭遇了什麼“麻煩”。

而當我走進那間房間時,發現這個麻煩,甚至比窗外呼嘯的暴風雨更加可怕。


祈雨之女客房


邀請函

DM的邀請函,繪製著莊園主建築的地圖,
受邀的每個人都有。

💡已獲得物品:邀請函


“王子”:

“祈雨之女”渾身濕透地仰躺在窗邊,身上都是破碎的玻璃渣,已經停止了呼吸。

💡已獲得線索:祈雨之女之死


一杯紅酒

祈雨之女桌上的紅酒,沒有人喝過。

💡已獲得物證:一杯紅酒


“王子”:

房內四散著大量水漬,地上、床上,但形態各不相同。窗台上,一條延伸到了門口,一條延伸到了左側牆面的畫下。

💡已獲得線索:奇怪的水漬


修復的偶人

三個做工精緻的偶人娃娃,裙擺上繡著祈雨之女的家紋,
看起來是她非常珍視的家傳。

💡已獲得物證:修復的偶人


木質手提箱

做工考究的木質手提箱,似乎是空的。

💡已獲得物證:木質手提箱


“王子”:

每個客房都有的傳菜通道,我的房間也有,除了可以直接傳菜到客房外,還可以用來與樓下的僕人通信。

💡已獲得線索:傳菜通道


“王子”:

那個神秘客人,在整個房間裡繞了一圈,然後開始詢問那個畫著恐懼面妝的男僕——“懼”。他是DM指名在沙龍期間服侍祈雨之女的人。


? ? ? :

你最後一次見到她是什麼時候?

男僕:

9點15分,就是大人們從會客廳回來後不久。

💡已獲得線索:男僕的證言


? ? ? :

是她傳喚你的嗎?

男僕:

不是,是主人看到今天大雨天,而祈雨之女這兩天心情一直不太好,所以特地讓廚房熱了紅酒讓我送上來。

? ? ? :

心情不太好?

男僕:

是的,最近天氣潮濕,這裡一直經常下雨,她的偶人似乎有一些受潮,長了一些黴菌,她很珍視那個偶人,一直把它擺在房間裡最顯眼的位置。

? ? ? :

他們看起來並沒有黴菌。


“王子”:

那個神秘人拿起些人偶仔細端詳了一方,有些猜忌地打量著男僕。


怪鳥:

他沒有說謊!今天之前,那個偶人的衣服確實發霉了,是“夜魔”把它修復好的,我去見夜魔時,她正在修復這個,你可以仔細看偶人的衣襟,那裡的布料換過,然後用一種透明絲線縫合過,“夜魔”是非常有名的玩偶師,這是她的獨門技藝。


“王子”:

那個神秘人看了眼怪鳥,似乎勉強接受了她的說辭,繼續盤問那男僕。


? ? ? :

你最後一次見到她時,有什麼反常嗎?

男僕:

沒有……

? ? ? :

那你剛才是為什麼來?

男僕:

因為她讓我來收拾杯子。

? ? ? :

但她看起來卻並沒有動這杯酒……

D.M:

這位夫人不喜歡紅酒。

? ? ? :

那你還讓把它送來?

D.M:

那是因為,這杯酒,有沒有喝,其實並不重要。我可憐的僕人們其實並不明白這杯真正的含義,紅酒,代表接受交易。

D.M:

祈雨之女向我購買一件收藏品,我們談好了交換條件,本來應該今晚完成交易的,可惜……不過,好在她不是唯一的交易對象。


“王子”:

DM的話明顯意有所指,神秘人狐疑地看了DM一眼,又把目光轉向了我,然後又開始繼續詢問起男僕來。

? ? ? :

她是什麼時候叫你的?

男僕:

就是剛剛,大概五分鐘前。

💡已獲得線索:最後的呼喚


? ? ? :

但你說最後一次見她是9點15分的時候?

男僕:

對,她是通過傳菜通道傳紙條給我,讓我上來的。我沒有見到她,我怕驚擾其他客人,就在門邊等著,然後我就聽到了玻璃破碎的聲音。

? ? ? :

在玻璃破碎前,你有注意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男僕:

沒有……啊不對……我似乎聽到了水聲,我猜她可能把窗戶打開了。

維修工:

這不對。


“王子”:

打斷他們談話的,是一個畫著驚訝面妝、帶著維修包的老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是負責這所莊園裝置維護的維修工——“驚”。


維修工:

這間房子的窗戶是壞的,這位夫人今晚才讓我來修,但莊園裡少了些配件,還沒來得及修,這位夫人為此很不高興。


“王子”:

那個神秘人又走回到窗前,查探了下,維修工說的是對的,窗戶框被卡死了。


D.M:

真遺憾,我本來打算明天為她換一間房間的,可惜太遲了。


“王子”:

DM浮誇的擺了擺手,動作浮誇得,讓他的“遺憾”,看起來太過虛偽。


? ? ? :

你原本打算讓她搬去哪?

D.M:

東邊盡頭的房間,怪鳥的樓上。

? ? ? :

為什麼選那間?


“王子”:

神秘人問道,我也很疑惑,我們都住在西邊,我隔壁的房間也是空的,完全沒有必要捨近求遠。


維修工:

因為主宅的設計,除了夜魔小姐住的那個套間以外,二樓客房對應的樓下,都是僕人房,客人在房間時,僕人們都會在僕人房待命,只要收到樓上的命令,僕人們就會上來,這樣既能服務客人,又不會打擾其他人休息。


“王子”:

原來如此,說起來我隔壁樓下,就是夜魔的房間。

神秘人停止了詢問,只是把在場的人都細細打量了一番,然後望向我身後。


? ? ? :

夜魔在哪?

D.M:

在樓下休息,你知道的,她身體不便,無法獨自上樓,而且年紀還小,很缺覺。


“王子”:

神秘人眉頭緊鎖的,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最後讓所有人離開房間,並要求DM鎖上了房。


? ? ? :

我去打電話通知警局,在警察來之前,任何人不允許進入這個房間,也不允許離開主宅,希望DM大人,能幫我維持秩序。而我,該找拜訪一下夢境中的夜魔了。


“王子”:

DM欣然應允了,而我也回到了我的房間。


“王子”客房


一隻狗碗

地上有一隻狗碗,是空的,狗碗表面非常乾燥,
似乎很久沒用了。

💡已獲得物證:一隻狗碗


來自“夜魔”的狗餅乾

牆角散落著幾塊狗餅乾,製作精良,
甚至特地雕成了骨頭的形狀。

💡已獲得物證:來自“夜魔”的狗餅乾


皮質手提箱

床上有個方型的手提箱,被鎖著,偵探拿起來搖了搖,
沒有任何聲音,裡面應該是空的。

💡已獲得物證:皮質手提箱


半杯紅酒

桌上有一杯紅酒,杯壁有一些掛壁的殘留,
看起來至少被人喝了一大半。

💡已獲得物證:半杯紅酒

“王子”:

我把威克帶到樓下,讓廚師長給它弄一些吃的,在送回我的房間。而在此之前,我則能獨自享受那難得的佳釀,然後獲得一場安眠。只是那時的我,並沒有想到這場安眠會直到永遠。


推理先生:

“王子”以一種極其扭曲的姿態躺在壁爐前,雙目圓瞪,已經停止了呼吸。他雙手緊緊摀住自己的心臟,發白的骨節,透露著他死前的痛苦。

第三章

推理先生:

我假借DM的名義對“夜魔”進行了拜訪,被她的僕從拒之門外,直到第二件兇案發生,所有人都再也無法泰然處之了。她的僕人讓我去外面的休息室等候,我則利用這個時間,把其他人依次叫到了休息室,進行了第二輪詢問,首先是第一個到達“王子”死亡現場的女僕——“悲”,他是DM指名在沙龍期間服侍“王子”的人,他提供了足夠多的線索,把夜魔和他們的僕人與“王子”的死亡關聯,但對於祈雨之女的死,我還需要更多的信息。

當我打算繼續追問時,一陣敲門聲響起,“夜魔”的僕從走了進來。

“夜魔”的僕從:

這位先生,主人已經準備好了,她在客房等您,不過主人討厭吵鬧,請您單獨前往。


“夜魔”的客房

推理先生:

與其他賓客不同,夜魔的房間位於一樓,據說是DM為了照顧她行動不便,當我進入夜魔的房間時,她已經坐在了桌邊。

推理先生:

夜魔小姐,你知道這棟屋子裡今晚發生的慘劇吧?

“夜魔”:

我的僕從告訴我了,真是可怕啊。

推理先生:

然而,與之前遊戲時的驚恐與困頓相比,此時的她看起來,精神和心情都很不錯。

推理先生:

今晚9點到10點之間,您在幹什麼?

“夜魔”:

九點半之前,我的僕人和我在收藏室與DM大人密談一些我們兩個家族間的往來商務,九點半之後,我就回到一樓休息,直到剛才。

💡已獲得線索:夜魔的證詞


推理先生:

那您的僕從呢?

“夜魔”的僕從:

我和主人在一起。

推理先生:

您與祈雨之女關係如何?

“夜魔”:

點頭之交?她剛來城裡不久,其實之前我們幾乎都沒有交談,只有今天玩遊戲時才攀談了幾句,當時您也在。

推理先生:

那“王子”呢?

“夜魔”:

或許你從別人那聽說過,他是個防備心很重的怪人,我更喜歡與DM大人這種豁達之人交往,而且我很怕小狗。

推理先生:

那麼冒昧的請問,可以檢查一下你的房間嗎?

“夜魔”:

出於何種身份呢?

D.M:

哇哦~“夜魔”小姐您剛從意大利來到城中,可能並不認識他,這位可是城中大名鼎鼎的偵探,之前轟動一時的“金薔薇”案,就是由他偵破的。

推理先生:

一絲訝異從那對主僕眼中劃過,只是相對於僕從的稍顯局促,“夜魔”臉上,反而露出了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夜魔”:

啊,那麼偵探先生,請便,希望你在下一個受害者出現前,找到真相。


一把剪刀

一把做工精細的剪刀,非常鋒利。上面有一些深綠色的纖維。
這些纖維看起來跟布料上的、還有祈雨之女身上發現的都有點相似。

💡已獲得物證:一把剪刀


綠色的布料

綠色的布料,很薄,纖維柔軟,邊緣有裁切的痕跡,
看得出裁切的人非常擅長處理這種織物。纖維如此柔軟的織物,
切口也十分平整。

💡已獲得物證:綠色的布料


修復中的娃娃

臉部和胸口的破損最嚴重。

💡已獲得物證:修復中的娃娃


半杯牛奶

掛壁的奶漬很廣,像被成人很大一口喝掉了半杯,
仔細聞會聞到一種類似植物提取物的香氣。

💡已獲得物證:半杯牛奶


線圈

被整理過,上面的絲線似乎是重新繞上去的。

💡已獲得物證:線圈


推理先生:

當我準備檢查她的梳妝櫃時,他一直靜待一旁的僕從衝過來阻止了我。

“夜魔”的僕從:

先生,您並不是警察,私自翻看淑女的梳妝櫃,是否過於冒犯了?

推理先生:

我在大腦中迅速過濾了一遍目前收集到的證據,應該已經差不多了,便沒有再堅持搜查。

推理先生:

抱歉,是我失禮了,我已經通知了警察局,何塞警長不久就會前來,在此期間,請您和您的僕從不要離開這間房間。

說完,我退出了夜魔的房間。


休息室


推理先生:

DM走在我前面,然後拐進了休息室,在晚上游戲時,他所站的位置上站定,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只是當時坐在他兩側的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並不太想理會他,但在我的推論裡,仍有幾個關鍵節點,需要他來校驗。

推理先生:

能告訴我,關於你們藝術交易的規則麼?我注意到“王子”和祈雨之女桌上,都放著紅酒,但夜魔桌上放著的卻是牛奶。

D.M:

當然,榮幸之至。

就像我之前說過的,紅酒是用來傳遞交易結果的東西,代表接受交易,牛奶也是,不過則是相反的含義,代表交易取消。

💡已獲得線索:交易規則


推理先生:

所以你和“夜魔”的交易失敗了?

D.M:

是的,相較於“王子”,她太過貪心,但這並不代表她此行一無所獲。

推理先生:

怎麼說?

D.M:

我們的交易並不是單向的,夜魔和“王子”、祈雨之女之間,應該也有自己的交易。

推理先生:

你私下監視他們?

D.M:

不不不,只是一個猜測罷了……

推理先生:

但他玩味的表情,卻昭示著這個猜測的篤定。

推理先生:

如果接受交易的一方死亡,交易會繼續進行嗎?

D.M:

不會,會被視作棄權,而順延至下一個交易方。

這就是最後一塊拼圖了,真相的蛛網已慢慢羅織,而待罪的獵物,或許,也在一步步走入羅網。或許,我們可以從“王子”/祈雨之女的故事開始。

(故事為玩家選擇視角的相反角色)

祈雨之女視角

死者:“王子”

收藏世家的養子,也是藝術商人,熱愛收集各種機械玩偶。


目的

參加這場聚會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是藝術商,DM也證明了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藝術品交易。那麼“王子”要交易什麼呢?

物證:皮質手提箱

推理先生:

那種精緻的古董皮箱,顯然不是用來作為旅行之用的,裡面本身應該放著用於交易的藝術品。


死因

從屍體的狀態來看,“王子”是中毒而死,他的死,總讓我想起他說的那個故事。

線索:“王子”的故事

推理先生:

以命換命,“王子”金色的心停止了跳動,死神的渡鴉降臨在他的頭頂,但他的小狗卻重新煥發了活力。


凶器

王子的唇邊有一種奇怪的香味,那是一種在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植物提取物的香氣,小劑量有舒緩情緒的作用,但過量則會變成劇毒,如果不事先服用解毒劑,會很快死亡,可溶於水。夜魔就來自佛羅倫薩,如果夜魔的目標一開始就是兩個人,那麼這個房間屬於她的東西,都可能成為凶器。

物證:半杯紅酒

推理先生:

那個酒杯上也有這種香氣,而紅酒也是提取物理想的承載體。


手法

但王子用“威克”驗毒時,為什麼威克沒有反應呢?等一下……這房間裡還有一樣東西來自“夜魔”。

物證:奇怪的狗餅乾

推理先生:

這個狗餅乾,有一些香味,跟“夜魔”那杯牛奶的香氣有些相似。如果這就是解毒劑。威克一直在吃他,那麼那提取物對它就會無效。而這也成為“王子”的盲點。


動機

“夜魔”為什麼要殺他呢,DM說過“夜魔”很貪心。

線索:交易規則

推理先生:

紅酒杯代表接受交易,而牛奶則代表拒絕交易,如果接受交易的一方無法履行交易,交易就會自動失效,順延到下一個交易者,而且我並沒有在“王子”房裡看到任何可供交易的財務或者交易品,如果DM說的私下交易也存在,那證明“夜魔”想要的恐怕不止是順延的交易名額。


疑點

可女僕被召喚上來的時候,“王子”在傳菜通道傳遞的消息是自己已經享用完了,如果殺死他的是紅酒,那麼那時他應該已經死了,叫女僕上來的人,就只能是兇手,那麼兇手是怎麼離開的呢?

線索:傳菜通道

推理先生:

那個空間足夠一個成年人進入,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一定要女僕上來收拾,而我只聽到女僕在二樓走動的聲音,因為他需要女僕離開樓下那個房間,這樣他就可以通過傳菜通道回到一樓。


死亡時間

按照女僕的說法,祈雨之女最後一次傳喚她是9點50分之後,這個時間點上,去到“王子”的房間,需要經過我所住房間的門口,那個時間段除了男僕,我沒有聽到有其他人通過。

線索:最後的傳喚

推理先生:

如果傳喚的人不是“王子”,而是兇手。那麼“王子”最後的存活時間,就會被提前到廚師長最後見他的9點20,那麼在那個時間前往過二樓,並殺死了祈雨之女的夜魔和她的僕從就都有了作案時間。


兇手

夜魔本身殘疾,但她的僕從,足以協助她完成這一切。

“王子”視角

死者:祈雨之女

著名的舞蹈家,也是藝術商人,熱愛收集來自東洋的古董和藝術作品。


目的

參加這場聚會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是藝術商,DM也證明了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藝術品交易。那麼祈雨之女要交易什麼呢?

推理先生:

那種古董箱,顯然不是用來作為旅行之用的,裡面本身應該放著用於交易的藝術品。


死因

從死狀判斷,祈雨之女是被溺死的,她的死狀,總讓我想起她說的那個故事。

線索:祈雨之女的故事

推理先生:

離主樓最近的水池在50米開外,那麼大的暴雨下,如果兇手把她帶去水池溺死,那麼她的衣服應該已經濕透了,而不只是外衣有些濕,所以她應該像她故事中的巫女一樣,是在房間中被溺死了。


死亡時間

按照男僕的說法,祈雨之女最後一次傳喚他是9點50分之後,這個時間點上,去到祈雨之女的房間,需要經過我所住房間的門口,那個時間除了男僕,確實沒有人通過。但這個時間點真的那麼牢不可破麼?

線索:最後的傳喚

推理先生:

如果傳喚的人不是祈雨之女,而是兇手。那麼祈雨之女最後的存活時間,就會被提前到9點15,那麼在那個時間前往過二樓,並殺死了“王子”的夜魔和他的僕從就都有了作案時間。


凶器

祈雨之女的四肢上都有一些勒痕,但並不致命,而她鼻腔裡有一些看起來很特殊的綠色細小纖維。這種顏色的纖維,我還在另一個人的房間裡發現了。這大概才是她喪命的原因。

物證:一把剪刀

推理先生:

這是一種吸水性極好的布料,一般用於藝術品保存的防潮吸水,能在瞬間吸收水分,隔絕空氣,偽造於溺死表徵相同的死狀。


手法

祈雨之女房間裡,水漬的分佈,很奇怪,分佈最廣的部分是床上和窗台,如果窗台是由於雨水造成,那麼床上的水跡來源又是什麼呢?還有既然她為什麼不呼救呢?

線索:奇怪的水漬

物證:綠色的布料

推理先生:

兇手進來時,祈雨之女應該在睡覺,直到被捆綁後才甦醒,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吸水布料遮住了口鼻,大量的水傾倒而下,布料迅速吸水堵塞了她的呼吸,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她沒有呼救,而床上會有大量集中的水漬。還有男僕在窗戶破碎前聽到的水聲。


動機

“夜魔”為什麼要殺她呢,DM說過“夜魔”很貪心。

線索:交易規則

物證:一杯紅酒

推理先生:

紅酒杯代表接受交易,而牛奶則代表拒絕交易,如果接受交易的一方無法履行交易,交易就會自動失效,順延到下一個交易者,而且我並沒有在祈雨之女房裡看到任何可供交易的財務或者交易品,如果DM說的私下交易也存在,那證明“夜魔”想要的恐怕不止是順延的交易名額。


逃離的手法

祈雨之女的房間,是從裡面上鎖的,如果夜魔和他的僕從是兇手,那麼他們是怎麼逃離呢。

線索:傳菜通道

推理先生:

那個空間足夠一個成年人進入,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一定要男僕上來收拾,而我只聽到男僕在二樓走動的聲音,因為他需要男僕離開樓下那個房間,這樣他就可以通過傳菜通道回到一樓。


兇手

夜魔本身殘疾,但她的僕從,足以協助她完成這一切。

推理先生:

我坐在休息室裡,看著“夜魔”禁閉的房門,裡面,“夜魔”並沒有進入夢境,而是一直哼著一首奇怪的童謠,我目前掌握的線索只要交給警方,應該都足以將她定罪,我卻總覺得,似乎遺漏了什麼。

突兀響起的門鈴聲,打斷我的思緒。何塞警探來了。一切就像我預料的那樣發展,在我說出我的推理後,“夜魔”坦然的承認了自己和僕從的罪孽,何塞連夜將他們帶走了。

大雨隨著破曉的天光一起,停歇了。在我以為一切已經過去時,主宅的人們發現,怪鳥,不見了。當DM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忽然意識到,從第一件兇案發生後,就沒有再見到“怪鳥”。而從言談看,她絕對不僅僅是DM的助理那麼簡單,而且她對“夜魔”有著非同尋常的了解,難道,她是共犯嗎?

為了尋找怪鳥的下落,我和DM再次回到休息室,路過“夜魔”的房間時,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她唱的那首童謠。

她,不是共犯,而是“夜魔”的最後一個目標。

第四章

推理先生:

然後無論是在故事、歌謠裡還是現實裡,“王子”和祈雨之女都如故事裡的角色般死去,但歌謠裡的公主的結局並沒有決定,而怪鳥的故事——。

推理先生:

怪鳥那一天,講了什麼故事?

D.M:

她那天……說了一個關於鳥和囚籠的故事。

怪鳥的故事

一個趕路的女孩飢寒交迫,她來到一座莊園,莊園主人收留了她。


女孩無以為報,主人便說他要出一趟遠門,家中有許多鳥兒無人餵養,請女孩暫留莊園中,幫他餵養這些鳥,女孩答應了。


莊園裏有許多大小不一的鳥籠,養著不同的鳥。銀籠裏有優雅的仙鶴,鐵籠裏有豔麗的鸚鵡,而最深處金籠裏罩著黑紗。


主人說那是一只特別的鳥,她在黑暗中部會感到飢餓,我回來的時候,會親自餵她,所以你不要打開那個籠子。


主人便與女孩約定好歸期遠行了。


獨守莊園的女孩一直都按著主人的吩咐,餵養著鳥兒們。


直到主人約定回來的那一天,女孩等到晚上,主人還沒有回來。


而外面忽然雷電交加,下起了暴雨。


於是女孩關上窗戶,去查看鳥兒們的情況,仙鶴蜷縮於一角瑟瑟發抖,或許她怕黑夜,女孩想,沒有在意。


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的鸚鵡,嚷嚷著,醒了 醒了。或許他怕打雷,女孩想,沒有在意。


最後女孩的目光被深處的金籠吸引,在好奇與善良的驅使下,女孩不顧之前主人的警告,打開了金色的籠門。


黑紗瞬間落地,此時一道閃電劈下,照亮了鳥籠的情形。


她看到了,靜臥在白骨之上的鳥兒睜開了眼看著她。


那是像鮮血一樣赤紅的眼睛,一股莫名的恐懼從她腳底延伸起。


她餓了。


她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而這是女孩在閉上眼前,聽到的最後的話語。

推理先生:

囚籠中的怪鳥……看樣子我需要馬上再去見一見“夜魔”。


瘋人院

推理先生:

再見到“夜魔”距那個暴風雨夜已經過去了一天,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們見面的地方警局的監牢,屬於那些有錢人處理家庭麻煩的瘋人院,“夜魔” 突然這種似乎習以為常,對我的突然出現也很明顯。

“夜魔”:

你們沒有找到他對嗎?

推理先生:

她死了嗎?

“夜魔”:

你希望她活著嗎?

推理先生:

我沒有回答她。

“夜魔”:

相信我,你會希望她好好活著,比你自以為的,更希望,所以,看你幫了我一個小忙的份上,我決定給你一次機會。

她至少現在還活著,但你是偵探,應該知道,人不吃不喝的極限,是多少。

謎題,我留在了我的衣櫃裡,線索,你應該都看過,而回答,恐怕就需要你去找了。

推理先生:

我沒有時間深究她所謂的大忙是什麼,返回了山莊。到達山莊時,天已經黑了,我的時間不多了。


夜魔的房間


推理先生:

我打開了當時“夜魔”僕從阻止我打開的櫃子。在裡面發現了1把鑰匙。

我搜尋了記憶裡見到過,可以用到鑰匙的地方,那兩個箱子——

祈雨之女視角

“王子”客房


推理先生:

我用鑰匙打開“王子”的箱子,裡面有一張背面跟DM邀請函很像的卡紙,上面寫著加密文字。


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一張破碎的精緻紙張,輪廓上看起來像是空白邀請函的一部分,
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字跡。

💡已獲得物品: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休息室


推理先生:

我將它們拿到休息室,嘗試解密。



“王子”的邀請函

緩緩移動光柵底片,破解其中所隱藏的信息。


推理先生:

vingt-deux heures trente Bureau

D.M:

這是法語,10點30,書房。

“王子”視角

祈雨之女客房


推理先生:

我用鑰匙打開祈雨之女的箱子,裡面有一張背面跟DM邀請函很像的卡紙,上面寫著加密文字。


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一張破碎的精緻紙張,輪廓上看起來像是空白邀請函的一部分,
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字跡。

💡已獲得物品: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休息室


推理先生:

我將它們拿到休息室,嘗試解密。


祈雨之女的邀請函

緩緩移動光柵底片,破解其中所隱藏的信息。


推理先生:

vingt-deux heures trente Salon

D.M:

這是法語,10點30,休息室。

推理先生:

不知何時,DM也來到了休息室。

D.M:

“夜魔”是一個很有儀式感的人,她非常喜歡用這種小把戲寫神秘邀請。

推理先生:

那麼,她也一定給了怪鳥邀請函。


“怪鳥”客房


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一張破碎的精緻紙張,輪廓上看起來像是空白邀請函的一部分,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字跡。

💡已獲得物品:加密的邀請函碎片


怪鳥的邀請函

緩緩移動光柵底片,破解其中所隱藏的信息。


推理先生:

vingt-et une heures trenteAtelier de peinture

D.M:

9點半,收藏室。

推理先生:

收藏室在二樓,當時我們在房間內搜查過,除了一些臨時放置的收藏品外,並沒有什麼特別。根據DM的說法,雖然說是收藏室,但其實只是作為臨時會客,將一間客房改造而成……


推理先生:

等一下,我記得維修工說過,這裡每一間客房都有與一樓的相連的傳菜通道,那收藏室的呢?

D.M:

為了防潮,二樓的通道入口已經封上了。

推理先生:

我知道怪鳥在哪了。


收藏室


推理先生:

最終我們在一樓那個廢棄的傳菜通道裡,找到了被囚於木箱中的怪鳥,她離死亡僅僅一步之遙,但最終還是堅強地活了下來。與她一起的,還有兩幅畫,一幅東方美人圖,一幅藍色幽光森林的風景畫,這是屬於祈雨之女和“王子”兩個家族的藏品。


推理先生:

相比這些家族之間的利益勾當,我更在意的,是“夜魔”所謂的“小忙”。但她拒絕了我之後所有的見面請求。

不久後,何塞警長告訴,她要求見康復了的怪鳥。

而我與“怪鳥”的再會,任然是在那間休息室裡,仍是一個雨夜。只是除了我倆以外,前一個雨夜裡講故事的兩個人和聽故事的人都不在了。

我問她與“夜魔”的關係,但有了“夜魔”的前車之鑑,我對她是否回答這個問題,並不抱期望。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看著窗外的暴雨,笑了笑。

怪鳥:

偵探先生,這個問題的答案,上一個雨夜,夜魔已經告訴你了呀。

推理先生:

你說他說的故事?

怪鳥:

啊……對,那時你沒有在,那是關於一個娃娃的故事。

“夜魔”的故事

我來自一個藝術世家。


無論是繪畫、雕塑、音樂,我家祖上都出過許多名噪一時的天才。


但是到我父親這一代,這種天賦似乎被剝奪了,他成了鼎鼎有名的藝術商人。


在那一堆精緻的藝術品裏,有一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個白色的布娃娃,於不久前才被我父親在一位自殺的雕刻家遺產中搜羅到。


但奇怪的是,它看起來非常新,就像剛剛被製作出來的一樣。


後來我離家求學,同行的還有我家收養的一個女孩。


我向父親索要那個娃娃,但我父親卻把它送給了那個女孩。


僅僅因為那個女孩展露一些藝術方面的才華,好吧,或許不只一點點的才華。


後來,那個女孩與人私奔了,沒有帶走那個娃娃。


我終於得到了她,那個娃娃已經破敗不堪,但我還是收好了它。


一個雨夜,我的父親收到一則訃告。


那個女孩死了,據說是創作遇到了瓶頸,江郎才盡的雙手無法支撐起她構築於天才藝術之上的揮霍生活,債台高築,潦倒而死。


我非常傷心,抱著那個娃娃哭著睡著了,在我第二天醒來時,忽然發現懷中那個破敗的娃娃,煥然一新,就像剛剛被製作出來一樣。

推理先生:

所以,你是那個女孩嗎?

怪鳥:

不,我是那個娃娃。

案件檔案

溺斃的神女

沒有水的地方,為什麼會被溺死呢?

“夜魔”的僕從,用吸水織物覆蓋了祈雨之女的口鼻,通過傾倒大量液體,使她無法呼吸,偽造了與溺斃類似的死亡表象。

就像傳說中的神女一樣,雨,只是遮蓋真相的面紗。


“王子”的交易

同樣的紅酒,為什麼對於威克是振奮的佳釀,對於“王子”卻是致命的毒酒呢?

夜魔通過狗餅乾給威克先行服下了解毒劑,讓“王子”在利用威克驗毒時放鬆了警惕,造成了盲區,服下了致命的紅酒。

死與生的交易,從來不會公平可信。


怪鳥的下落

樊籠是禁錮,也是保護

那更像一個夜魔為我或者某一個人準備的文字遊戲,她提供了足夠的線索,只等待參與者去找到打開樊籠的鑰匙,那些幫助她僕從逃脫的小機關,也拘禁著她的秘密。

可這個最簡單的遊戲,卻留下了最多的疑點。

她真的想要殺死怪鳥嗎?

還有,為什麼那是法文的謎題,我真的找到了所有謎底嗎?

解析度獎勵

隨著故事進行,蒐集到的線索及證詞將會推進解析度,並可獲得對應獎勵!

解析度獎勵解析度獎勵
10
【頭像】三週年蛋糕
60 60
20 2070
【個性動作解鎖卡】(活動)
30
【時裝】攝影師-“謎”
80
【頭像框】怪鳥
40 4090
【隨身物品】通用-願望
50
【頭像】驚喜箱
100
【永久裝扮】通用奇珍裝扮(解鎖)

週年逸聞收集冊

每日登入可解鎖一則逸聞,並獲得對應獎勵!

宣傳影片

前導片

主題曲

English ver.

中英歌詞

Candles are lit, candles are burnt.
點蠟燭呀 點燃那蠟燭

Prince and fairy and you Fitcher’s bird.
王子 神女 和怪鳥在此處

Candles are blew out one by another.
吹熄它呀 一個接一個

Tell a story, end a story, shadows are blurred.
講個故事 講完故事 影子變得模糊


Oh, happy prince, you kindhearted prince
快樂王子 善良的王子

why are you crying?
為何你會哭

Who has stolen your leaden heart and left you lying?
誰偷取你的鉛心 置你癱倒不顧


Oh, and beyond over there a lady’s praying for rain.
那邊瞧啊 優雅的神女 祈求著雨露

But suddenly the rain has stopped.
哎呀驟雨又停 這是何緣故


Dripping and dripping, what’s still falling?
滴答又滴答 什麼還在落呀

How come the beauty could never dance again?
美麗的夫人怎麼不再跳了

My naught princess, where are you going?
淘氣的公主 你要去哪兒

You may have known that is all in vain.
你猜到了吧 和都無用呀


Panting and panting, are you running?
喘息在喘息 是你還在跑嗎

Running to open the door, the forbidden.
跑去打開那扇禁忌的門嗎

My naughty princess, thank you for coming.
淘氣的公主 感謝你上門

And now the last one, and now whose turn?
最後一個了 現在到誰了


La, La La La La
啦啦啦啦啦

It’s my turn
到我自己了

are you ready
準備好了嗎

for now my game starts.
遊戲開始了

日本語 ver.

日文歌詞

明かりを灯して

おとぎ話を始めよう

吹き消した結末は

誰にも分からないままに


幸福な王子様は涙に暮れ

心を無くした抜け殻のように

蒼穹へ恵みを乞い舞う巫女

祈りを捧げた


探してる貴方を

止んだはずの雨の中で

踊り疲れたあの娘も

気づいてるもう遅いと


息切らし彷徨い

辿り着いたその禁忌に

手を伸ばしたのは誰

振り向けば貴方がいた


ラララララ

私の物語が始まる

如何進到活動頁面

點選主畫面上方第一個圖標

點選對應活動內容

コメント (梅洛迪山莊事件調查)

新着スレッド(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注目記事
ページトップへ
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