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ch
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菲尼克斯之罪

最終更新日時 :
1人が閲覧中

關於2021萬聖節活動

“祭典之夜”將臨,在無法定義是非的絕境面前,作為參與者的你將作何權衡?也許有的問題本就沒有標準答案。

活動期間2021年10月21日~10月31日

祭典簽到

第一天 10
第二天 10
第三天 10
第四天 20
第五天 20
第六天 5
第七天
【頭像框】祭典之夜

祭典小舖


薩溫果
敘述
古老的索靈儀式被薩溫果取代,傳達出鎮民想要消滅魔鬼的心願。

參與匹配、排位、聯合狩獵模式(演繹分不低於2500分)可獲得薩溫果。

勝/平/敗分別獲得7/6/5個薩溫果。

每日最多獲得30個,上限不會累加到隔日,活動期間總上限330個。

活動商店

【時裝】舞女-“月佑者”

【時裝】黃衣-神諭大祭司
75 45

【個性動作】黃衣-南瓜燈

【個性動作】入殮師-南瓜燈
30 30

【隨身物品】求生者-薩溫之屬
20

菲尼克斯之罪

完成活動劇情可獲得頭像框(二選一)


【頭像】獨行

【頭像】子夜不死鳥
第一章

凜冬將至,罕見生人的小鎮被皚皚白雪覆蓋,不過夜空格外晴朗,明月生輝,看得清鎮民為慶祝祭典而精心佈置的每一處細節。

我:趕了三天三夜路程,總算在祭典前到了。不知道那兩個家夥看到我,會不會嚇一跳。

我:嗯?那是——

??:唉,凜冬的午夜啊,自古鬼怪橫行,到如今人混在其中,倒比鬼還高興。真是諷刺……

我:咳咳——前方那位婆婆,今年祭典還是孤零零一個人嗎?還打算把又腥又澀的糖果強塞給大家?

??:哼……孤零零有什麼不好?老婆子樂意,停留於錶面的熱鬧才最無聊。再說,糖果腥澀又怎麼了,傳統的做法有什麼不好?現在的人啊,是當真不知道最初的“薩溫果”是個什麼東西了!讓我看看,是哪家壞小子大半夜不睡覺拿老太婆開玩笑。

婆婆:你、你不是……

我:婆婆,好久不見。

婆婆:你小子……當初招呼也不打一聲就走,三年了吧,居然還知道回來?

婆婆:(低聲)但偏偏趕在這種時候……

久別重逢之際,相比一閃即逝的驚喜,老人家更顯得憂心忡忡。你覺得是因為

【祭典將至,瑣事繁多】

我:反正我都要回來,不如趕在祭典之夜前和大家一起過,所幸不算太晚。婆婆還是早點休息吧,剩下的事我明天來幫忙。

婆婆:不用了,也沒什麼事……倒是你,快回去歇著,看看自已多麼狼狽!鎮子周圍環境惡劣沒有人住,你肯定沒少風餐露宿。噢,看來接你的人來了


【事出有因,諱而不言】

我:婆婆,是祭典出什麼事了嗎,還是鎮子有異樣?


婆婆:唉……果然瞞不住你。

詢問:

關於小鎮:

婆婆:雖然咱們這鎮子本就是在“那東西”上建起來的,比其他地方更容易吸引不乾凈的東西,但好在有神諭大司祭坐鎮,它們還不至於亂來。但最近它們好像越鬧越凶了。

我:(怪不得來的路上會遇到……)

我:(但是,憑我對大司祭的瞭解,他是不會允許內部人士把這類容易引起恐慌的消息宣之於眾的。)

我:這些事婆婆是怎麼知道的?

婆婆:哼,這還不簡單?最近教會總是往鎮外派人,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見。回來的人可都像是在雪裡滾過泥里爬過,有的還見了顏色!雖然你們這幫人老喜歡藏著掖著,但還能逃過你婆婆我的眼睛不成?肯定是有鬼怪作祟!

我:(鬼怪出現頻繁,是薩溫蘇醒的徵兆,也許大司祭急著召我回來和這件事有關……)

關於祭典:

婆婆:今年的祭典和往年的不一樣。

我:哦?

婆婆:你也知道,先祖舉辦祭典是為了歌頌初代德魯伊。雖然現如今,神諭之舞中的舞者不再需要經過神聖的選拔,傳統的索靈儀式也逐漸被廢止,但依然不是什麼人都能到中央祭壇直接參與祭典的。

我:您的意思是,今年沒有進行參典選拔?

婆婆:沒錯。教會半個月前宣佈今年任何人都可以報名參與祭典之夜,任何人都有可能得到登上中央祭壇的資格。

【婆婆是否已經報名】

我:那婆婆報名了嗎?

婆婆:……我這老太婆今年就不湊熱鬧了。


【婆婆是否未被邀請】

我:我想教會今年沒有像往年那樣邀請婆婆吧,再加上這個報名通知來得蹊蹺,所以婆婆懷疑教會有事隱瞞?確實,這種情況下不參與也不見得是壞事。

婆婆:你又說對了。

婆婆:說句不相乾的,我一直覺得你這孩子比菲尼克聰明,一點就透,什麼事都看得清清楚楚,跟“月佑”那丫頭更不用比。

婆婆:偏偏大司祭比我這老太婆還糊塗,懲罰你離開小鎮?要我說,你才是神諭大司祭的最佳人選。

我:這類話,婆婆以後別說了,菲尼克並不像大家表面看上去那樣……至於三年前的事,外出游歷也不算是懲罰。

婆婆:哼,怕什麼。

婆婆:倘若某天你在耶蘭混不下去了就來我這,只要婆婆還活著,沒人敢招惹你。

我:好啊~

其他:

婆婆:婆婆我一輩子沒離開過鎮子,不知道外面是什麼樣?

我: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挺有趣的。不過外面幾乎沒人知道我們鎮子,也沒人知道薩溫

婆婆:哼,那是當然。遠古的秘密隨小鎮的詛咒一起被封印,與外界隔絕是這片雪原永遠無法逃離的宿命。

我:……

婆婆:“有趣的人和事”改天你再說給我聽,今天太晚了,好孩子,回去休息吧。看,接你的人來了。


你聞言轉身,看見一個披著兜帽的高瘦人物從陰影中漸顯,眼飾上的星月紋樣示明他的來處。

教士:(行禮)行途受累了,大司祭在大殿等您。

我:(這麼晚了大司祭還在等我?)

【他很想我】

我:好吧,也許是需要點玩笑提提神……

我:應該是有急事找我才對,想好好睡一覺可真難……


【有事商議】

我:這麼著急?看來事態遠比我想得嚴重。想好好睡一覺可真難。


我:(揮手微笑)婆婆我先走了。

我:(轉身,收斂笑容)走吧。

教士:(沉默地跟在你身後。)

教會建築位於小鎮最北邊地勢較高的雪坡上,離小鎮人家有一段距離。

我:直接說吧,怎麼了?

教士:這……您別為難我了,待會直接問大司祭吧。

我:唔……也不難猜。

我:(不能寫在信里一定要當面說明,還必須在祭典前趕回來,只會是……)

【下任大司祭選拔】

我:很久之前,大司祭試圖探知那不可名狀之物,未曾想反遭其侵噬,異化得愈發非人,不得不做遮掩。難道如今病情已經嚴重到必須選拔下任繼承者的地步了嗎?


教士:雖然是嚴重了很多……但不是這個原因。

我:那是不是封印陣有異?或者《神諭之書》有什麼糟糕的預言即將應驗?

教士:亦或者,兩者都有。

我:……

教士:總之情況對我們來說很糟糕,哦不,對鎮民來說更糟糕。


【“那東西”的封印】

我:“百載之後,寒冬再臨,死亡將至”,還記得《神諭之書》的預言嗎?


教士:好吧,我知道瞞不住你。

教士:入冬以來,雪原上想要突破“庇護”進入鎮子的鬼怪急劇增多,像是受到了什麼東西的召喚;而五芒星封印之力越來越薄弱,聖女的“祝福”也失效得越來越快;最重要的是,大司祭夜夜夢到關於薩溫的預言。所以長老們判斷,今年祭典之夜,就是薩溫降臨的日子。

我:教會準備怎麼做?

教士:我們已經備好“貢品”,準備在明晚,向月神獻禮

??:回來了。

沉緩肅穆的聲音在大教堂內回蕩。高臺之上,凜不可犯的長者負手而立。長者一左一右,是兩道熟悉的身影。

我:(行禮)大司祭。

我:菲尼克,“月佑”,好久不見。

菲尼克:(微不可察地點頭)……

聖女:雖然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但,歡迎回家~


是教會關於祭典的通告。今年和往屆不同,不經過任何選拔,開放在祭典之夜到中央祭壇直接參與神聖祭典的名額,截止到今夜子時,教會會在報名的鎮民中隨機抽選百人。

我:大司祭不是如此“親民”的人,至於這個“隨機”,又有多真呢?

婆婆:今年就不去中央祭壇湊熱鬧了,就在外圍守著我的糖果鋪吧。

婆婆:傳說德魯伊先祖曾留下一個預言--百年之後,死亡會重新壟罩大地。但不知過了多少個百年,薩溫都沒有出現,於是大家漸漸放鬆了警惕,甚至大部分人都忘了這個預言的存在。

婆婆:不早了,見完大司祭就快回去休息吧。


神諭之書·一

初代德魯伊在生命盡頭留下的預言之書。

翻開的那一頁用古文字寫著:

百載之後,寒冬再臨,死亡將至

玻璃畫·一

根據部落傳說創作的玻璃畫之一。

雪原之上,蒙昧的部落畏懼死亡,於是選擇將這份“懼”轉化為“敬”。

部族人在黑夜高舉火把,敬頌死亡之歌,向死亡之神獻禮,祈求神明不會肆虐雪原。

對他們而言,掌控生死、肆意收割靈魂的死亡之神薩溫,是最可怖的神。

玻璃畫·二

根據部落傳說創作的玻璃畫之一。

年輕的吟游詩人來到雪原。他帶來了文明,傳授部族人抵禦鬼怪侵襲的力量。

本應隨風周游的詩人為族中一少女停留。

然而,死亡之神於子夜蘇醒,選中了少女。

而虔誠的部族人不敢違抗。

玻璃畫·三

根據部落傳說創作的玻璃畫之一。

他是第一個敢與薩溫戰鬥的人。

部族人看不見暴風雪中的情形。

直至黑暗散去,飄雪中,白發蒼蒼的老人佝僂而立,僅剩的手緊攥著女子的星月發帶。

部族人說,死亡之神啊,無法被消滅,是吟游詩人以壽命與軀體為代價向月神借了力量,又以少女為核心啟動雪陣才封印了他。

玻璃畫·四

根據部落傳說創作的玻璃畫之一。

雪原之上,少了一名吟游詩人,多了一名德魯伊。

部族人起誓,願追隨於德魯伊世代守護封印。

德魯伊帶領部族人在封印之上建立村鎮、建立文明、建立信仰。

當他寫完所預見的最後一個未來時,他迎來了生命的終結。曾經住在風中的詩人永遠停留在了這片雪原。

德魯伊這身沉重的衣冕,將隨著這本書,代代傳承下去。自此,人們高歌教會並教導子孫:掌控生死、肆意收割人命的死亡之神薩溫,是最可憎的神。

第二章

次日凌晨。

“耶蘭內部出現了叛徒,有薩溫的走狗,計劃恐已泄露。”

——這一情報不知道是誰傳遞給教會的,屬實出現得過於突然,意圖也過於明顯,但特殊時期,寧可信其有。

教會上下高度戒備,大司祭決定提前啟動“月神的獻禮”

神諭大司祭:那麼……

神諭大司祭:菲尼克換上原定的不死鳥裝束參與祭典,暗查異怪,保護獻祭陣

菲尼克:是……

神諭大司祭:聖女留守正殿。無論薩溫的眷屬今晚是否行動,獻祭未了前,你們都要死守封印陣

聖女:遵命。

神諭大司祭:(看向你)至於……

神諭大司祭:在外戒備,清查“祭品”,等全員抵達,即刻封鎖中央祭壇。

【好】

我:好。

神諭大司祭:自行準備吧。

大司祭吩咐眾人退去,但菲尼克、“月佑”和你卻未隨眾人離開。

神諭大司祭:(等其他人退盡後)嗯?

菲尼克:……

菲尼克:請大司祭原諒……

菲尼克:我想知道,大司祭真的認為我們能戰勝薩溫嗎?

聖女:(小聲)噓,菲尼克,別說了。

神諭大司祭:怎麼?

菲尼克:我……我覺得人的力量弱小,生命短暫,但死神永恆不滅,大家以命相搏的代價絕不會只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那麼簡單……

神諭大司祭:你以為教會還有退路?

神諭大司祭:出去。

聖女:大司祭別生氣!

聖女:菲尼克這幾天不眠不休查閱古籍,也許找到了別的辦法?

菲尼克:很抱歉,我還沒有找到萬全之策……不過,相比獻祭那麼多“貢品”換取力量,更好的辦法明明一直都在您背後的玻璃畫上不是麼。

菲尼克:傳告真相,疏散鎮民,省照古法,效仿先代德魯伊以自身作為代價結雪陣。

神諭大司祭:這不算“以命相搏”?

菲尼克:算……但區別是誰的“命”。耶蘭是護佑鎮民的存在,怎麼能犧牲他們保全自己……

神諭大司祭:荒謬!

我:(情況不妙啊,兩人都生氣了……)

【看戲】

我:(大局已定,再怎麼爭吵也無濟於事……貿然插話,自討沒趣,還不如看戲。)


菲尼克:千年前,先代德魯伊已經用行動告訴後代德魯伊該怎麼做了,我們只要——

神諭大司祭:(打斷)不可能有第二個他。

菲尼克:大司祭,您可以告訴長老們菲尼克自願效法先祖。我們可以試試——

神諭大司祭:(再次打斷)自以為是。


【勸和】

我:大司祭,菲尼克的想法雖然有些冒險,但不是完全沒道理。先代德魯伊的雪陣代代相傳,經過後代德魯伊不斷完善,已經沒有最初那麼危險了,何況我相信教會里願意挺身而出的不止我們,為什麼不試試呢?

神諭大司祭:自以為是。

神諭大司祭:月神庇佑日漸消散,德魯伊之力傳承薄弱,你如何保證自已絕對能壓制薩溫?你是否想過,一旦失敗,輸的不止是教會,而是全部。

菲尼克:難道“向月神獻禮”就是萬無一失的方法嗎?

神諭大司祭:是。

菲尼克:……

神諭大司祭:“獻禮”的事,你不願意,有的是代替者。你菲尼克也並非不可或缺。

聖女:大司祭,菲尼克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名單”中有很多人一直以來都很照顧他,給過他很多恩惠。

神諭大司祭:恩惠?

我:(我沒記錯的話,是大司祭把菲尼克從墓地里撿回來的,還力排眾議傾囊相授。聖女在這種時候提“別人的恩惠”,豈不是更惹大司祭生氣?)

聖女:他只是需要時間接受這件事……

神諭大司祭:那給他時間。來人,看住菲尼克,祭典結束前不許放人。

聖女:!

我:……


聖女:剛才的事,你不再說些什麼嗎?

我:菲尼克的狀態確實有些反常,他對大司祭一向言聽計從,而且絕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為什麼這次他一再暗示自己可以阻止薩溫?他不是那種自大魯莽的人啊?不過大司祭也很奇怪,對於這次行動他顯得過於激進了,這不像我認知中的大司祭。

聖女:雖然這也是有待探究的事,但我說的不是這個。

我:……

我:你我心裡很清楚,教會高層的決議已經不容更改了,我們今天的爭論能左右得了什麼?大司祭和菲尼克思考的立場不一樣,但都有各自的道理,當然也各有各的不對……即便你我幫忙,依舊誰也說服不了誰。

我:說到底,在言語上一爭高下毫無用處,遇事時,每個人的真實行動如何才是最該註意的。不怕事前有人因觀念不合而退出,只怕過程中有人陽奉陽違,將事情導向最糟糕的結局。

聖女:真實行動……“月神的獻禮”,獻祭百人以換取月神的底護。你真的願意這麼做嗎?你的立場究竟是什麼呢?

【犧牲在所難免】

我:犧牲在所難免,我們能考慮的只有如何將犧牲最小化,以及讓犧牲者的犧牲有意義。


聖女:太狡猾了,你又不正面回答……

我:總之,先想辦法把菲尼克救出來吧。我有種預感,這件事沒他不行。


【尋求兩全之法】

我:也許真的有能讓所有人都滿意的辦法。我想相信菲尼克,如果他真的能在不傷害大家的前提下封印薩溫,我會選擇和他一起。今晚的祭典,我會想辦法破壞獻祭陣。


聖女:什麼?!

聖女:唔,不,我能理解你……其實,我也想……

聖女:可是萬一被發現了……

我:那你呢,你怎麼想?

聖女:我……

我:小時候你總跟我和菲尼克說,你成為聖女後會永遠庇佑大家。現在呢,這個誓言還如一嗎?

聖女:……

聖女:我知道了。我不會告訴大司祭的。那就看看你們能不能救下“所有人”。

我:嗯,我保證。不過在此之前——

我:得先救下菲尼克。


篝火

曾經為了加固封印而舉行的祭祀儀式,逐漸衍變成了歡樂的祭典。

祭典之夜,教會中央祭壇舉行神聖儀式的同時,小鎮居民也會在鎮中央一邊拋灑薩溫果,一邊跳起歡樂的舞蹈,一遍遍地演繹著初代德魯伊與薩溫大戰的舞劇。

獻祭陣

古老而禁忌的陣法,可獻祭活物向月神尋求庇佑或接取力量,而所得力量的強弱與獻祭的活物有關。

婆婆:你問我薩溫果的由來和索靈儀式最初的傳統?算了孩子,你不會想知道的。正如這片雪地,一切污濁皆藏匿於皎潔的表象下。不觸碰隱晦,對誰都好。


封印陣

五芒星封印陣的陣眼之一,全陣用於封印死亡之神薩溫。


傳說,若該陣被逆轉,將不再具備封印效果,反而會成為召喚惡魔的邪惡之陣,但逆轉陣法需要耗費大量時間精力,並需要逆轉者承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反噬。

第三章

不知道聖女向菲尼克說了什麼,菲尼克很快與大司祭認了錯。而大司祭也有些反常,似乎其實並不想關押菲尼克?所以聖女並沒有太費口舌就說服大司祭放了人。

菲尼克打算假意執行教會任務,實則暗中破壞獻祭陣。他請求聖女和你助他一臂之力。

你很清楚,無論哪種抉擇都免不了犧牲,但似乎已別無他法……

我:總覺得有些不安。找不到大司祭,那就在出發前再向菲尼克確認下吧。

菲尼克的房間。

我:菲尼……那是什麼?

菲尼克:沒什麼。什麼事?

我:(剛才好像看到了一個發光的藍色飛球?)

【相信菲尼克】

我:(連續好幾天沒睡覺了,也許是我太累眼花了。)


我:有件事我想問問你,剛才我們三人討論今晚的行動時,你為什麼那麼肯定“教會內部出現叛徒”這一消息是薩溫的詭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菲尼克:猜測而已……

菲尼克:也許是薩溫想讓我們自亂陣腳,又或者是,他安插的叛徒成為了真叛徒所以他將計就計想引誘教會找出叛徒彼此爭鬥,傳說他最喜歡這樣玩弄人心……

我:嗯……你說的後一種可能我倒是確實沒考慮過,如果真是這樣——

菲尼克:我胡猜的,這不重要。反倒是大司祭,為什麼偏偏讓我換上不死鳥的裝束……算了,快入夜了,該行動了。


【菲尼克有事瞞著我們】

我:(那焰光就像來自地獄,我不可能看錯。)


我:(也許引起心悸的原因不止在於被忽視的事,還在於其實從未徹底瞭解過的人。那三人,我究竟瞭解誰呢?)

我:(回憶)——“教會內部出現了叛徒,有薩溫的走狗,計劃恐已泄露。”

我:……

菲尼克:?

我:哦,沒事,我們該走了。

夜幕已至,陰風翻涌,月光如同被銬上了枷鎖,沒有餘力來祝福這片雪原。

時間一點點過去,教會並未揪出真正的叛徒,只抓住幾只混入小鎮的鬼怪,但長老們並不在意,畢竟在午夜零點的薩溫和獻祭陣面前,其他任何事都顯得微不足道。

小鎮的居民對祭典之下的暗流一無所知,縱酒、奏樂、起舞、高歌,仍在狂歡……

午夜漸近,地面開始出現輕微的隆動。

神諭大司祭:……

神諭大司祭:來了。

鐺,鐺,鐺……

午夜鐘聲開始敲響。

篝火前鎮民歌舞鼎沸,而教堂內鴉雀無聲,全體教士屏息默數。

然而伴隨最後一聲鐘聲到來的,卻是比夜幕更深的黑暗,死亡氣息轉眼籠罩整片雪原。

眾鎮民:怎麼了?發生什麼了?天空怎麼回事?!

婆婆:薩溫……?薩溫!薩溫真的蘇醒了!大家快躲到屋子裡去——!

然而,不等鎮民有所反應,地面就裂開巨縫,成千上萬只蝙蝠伴隨黑霧涌出,尖銳的叫聲仿佛能刺穿耳膜

蝙蝠捲攜過處,生命逐一石化。前一秒還其樂融融的小鎮,下一刻就一片死寂。

高空中,逐漸凝聚成型的蝙蝠驟然散開——被封印千年的死亡之神薩溫,重見天日。

薩溫:德魯伊,老友拜訪,不來迎接嗎?啊,我忘了,初代德魯伊早已化為風雪,渺小又可悲。

神諭大司祭:?

神諭大司祭:獻祭陣呢?為何不啟動?封印陣碎得那麼快?

教士:不,封印陣沒有碎,大司祭,那、那是——!

神諭大司祭:逆五芒星?

我:怎麼會是你?!


逆五芒星陣

原本封印薩溫的核心法陣五芒星陣不知何時被人逆轉了,逆轉後它將變成召喚惡魔的邪惡法陣。而逆轉者將遭受反噬,會被那股力量碾壓成齏粉,自古以來沒有逆轉者能活下來。


獻祭陣·二

獻祭陣隱藏了起來,普通人察覺不到,但如今法陣的一部分好像被毀壞了。

婆婆:我很擔心那個孩子,你們要多關心他/她。

唉,有時啊,把人逼“瘋”的不是累積的惡意,而是那些“奇形怪狀”的期待和“理所當然”的聲音,再或者,是某個無法接受的真相……

第四章

事態發展出乎所有人意料。

教士眾:聖女?怎麼會是聖女?!

大殿上空,逆五芒星陣浮現;大殿之內,本該悲憫禱告的聖女,竟然捏碎了月神的假面,劃爛了星月紋章,面目癲狂。

片刻後,她雙肩聳動,詭異地笑起來。

聖女:我終於將您解救出來了……

【聖女就是那個叛徒】

我:“月佑”,密信中說的那個叛徒是你?為什麼?


【聖女逆轉了封印陣】

我:這麼短的時間內不可能逆轉完所有的五芒星封印陣,難道你很久之前就……這麼多年的相處都是騙人的?

聖女:是我拯救了主人,是我……貪婪而虛偽的存在,只有徹底毀滅才能迎來新生!啊哈哈哈……

我:“月佑”?

教士:別喊了,沒用,她聽不進去的,她已經瘋了!逆轉封印陣帶來的巨大反噬沒把她碾碎已經算她走運了!

教士:快抓住聖女!不,她早就不是聖女了,這個薩溫的走狗!

聖女:啊——來了!他來了!我的主人,我等至高無上的神主……

然而目前的情形根本不容許長老們處理額外的事,薩溫已經降臨,眾人第一時間趕到鎮上,卻已經晚了。

空中的薩溫與神諭大司祭及教會眾人遙遙相望。

薩溫:德魯伊的承襲者,居然是你?

神諭大司祭:薩溫……

無論教會的人說什麼,薩溫都置若罔聞,只自始至終保持那副居高臨下的姿態與神諭大司祭對視。片刻之後終於再度開口,遠古之音傳透雪原。

薩溫:千年只在火焰起滅間,初代德魯伊之死猶在眼前。他說自已的部族將因智慧與傳承而恆遠,又說預見了百代之後會有人繼承他的信仰與吾抗衡。

薩溫:如今看來,真是可笑又可憐。

薩溫:這里並沒有他想要的樂園,反倒見鳩占鵲巢。而剩下的人,愚昧、虛偽、自私,只有醜態。可見,他救下的你們沒有任何價值。

神諭大司祭:薩溫,你不該出現。

薩溫:怎麼?入戲太深?這片雪原可不是“你們”的牧場,後來者。

菲尼克:薩溫,你幹了什麼?你不是說你不會復仇?

薩溫:哦?菲尼克斯,你敢如此說話?

菲尼克:……

我:菲尼克?這話什麼意思?!

菲尼克:……你早猜到了不是麼。

【菲尼克是薩溫的臥底】/【菲尼克投靠了薩溫】

我:(難怪菲尼克各方面能力遠超同齡人,還有那個詭異的飛球……)

神諭大司祭:……

菲尼克:……對不起。

薩溫:菲尼克斯,你在等什麼?

薩溫:別以為這麼多年來你的行動無人知曉,不過,可以給你個將功補過的機會——解決他們。

聽到命令,菲尼克斯沉默地伸出手,指間蔓延出的黑焰如同來自漆黑的外層空間一般寒冷,等眾人回神時,他已經化出一半鬼怪之形。

我:菲尼克,菲尼克斯,不死鳥,早該想到的。

神諭大司祭:耶蘭全體,剿滅叛徒,封印薩溫!

就在這時——

掠風而起的菲尼克斯在中途突然調轉方向,襲向薩溫。

薩溫猝不及防,被重重擊退。

薩溫:菲尼克斯,這便是你的選擇?

沒等薩溫說完,菲尼克斯再度發動襲擊,那陰冷的火焰就是他的刀刃。但薩溫已經有了防備,幾次攻擊之後菲尼克斯再也打不中實體。

就在眾人以為勝負已定時,菲尼克斯突然拉開距離,憑空取出一隻深色的盒子,打開瞬間,一股不詳而強大的力量涌出,燊燊火勢瞬間將其吞沒。

我:!!

神諭大司祭:!!

擔心仿佛是多餘的。一聲清脆的啼鳴穿破子夜,來自地獄的不死鳥浴火而出,如同被封存壓制已久的力量重新回歸。

不死鳥與薩溫,在這午夜掀起了不亞於千年前那場決鬥的暴風雪。

【與菲尼克斯並肩作戰】

我:大司祭,菲尼克不是敵人,請優先對抗薩溫!

大司祭居然默認了你的說法。

教會全員同菲尼克斯一起抵抗薩溫。


一如千年前,這是一場惡戰。

死亡之神無法被徹底消滅,僅是封印就需要部族人付出昂貴的代價。

千年前的代價,是初代德魯伊和少女的身與命。

千年後的代價,是菲尼克斯、是近乎全滅的耶蘭、是某些自願替人承擔詛咒最終消失的鎮民……

幸存下來的鎮民依舊什麼也不知道,他們似乎只是在祭典狂歡夜做了一場集體昏迷的夢。

而今天,是斷罪之日。


神諭大司祭:……菲尼克斯,原名菲尼克;前聖女,原賜名“月佑”。此二人叛離教會,出賣部族,自甘墮落為死神的奴僕,致無數人亡故,即日起永世革除教籍,於月神的見證下處以極刑。

我:等等——

【認為菲尼克斯有罪】

你很理智,也很清醒。


無論是你還是教會長老都很清楚:悲痛而憤怒的民眾需要一個罪魁禍首,以承載他們所有的負面情緒。而菲尼克斯,民眾不可能原諒他,無論他做了什麼,無論他救了多少人,無論他內心的立場是哪一邊,只要他有這麼一段過去,只要他的出身與鎮民對立,他就不可能在這片雪原上繼續生活下去。至於教會,大劫過後,最是需要他們的時候,鎮民心中世世代代的信仰不能倒塌……

雖然有些殘酷,但這份理智與清醒,也許有朝一日會成為你的武器,去揭露這件事背後更深層的真相。


【認為菲尼克斯無罪】

你據理力爭,為菲尼克斯辯訴,但結果早已註定——菲尼克斯的結局已經不僅僅是教會的決定,更是幸存下來的鎮民希望看到的結果。最後一刻,菲尼克斯告訴你,他在行動開始前就想到了這樣的結局。


你突然想到早些時候“菲尼克”與大司祭關於“月神獻禮”計劃的爭論,那個時候也是這樣——

大家心裡都清楚,結局不會更改,微小的控訴與反抗左右不了任何既定事實。

也許在另一個世界,會有更好的結局。

教會在祭典之夜對鎮民的所作所為,將會隨小鎮的重建而成為一個永遠的秘密。也許,讓這個秘密隨菲尼克斯與“月佑”一起消亡,對誰都好。


神諭之書·二

似乎沒有人注意到,先前那頁預言的文字變得模糊不清,似乎正在發生改變。

難道預言並未徹底完結,新的預言正在更迭?

還是說預言解讀有誤,初代德魯伊關於祭典之夜真正的預言,並非是神諭大司祭傳達的預言?


薩溫之屬

你找到一隻偽裝為植物的樣子混入祭典的鬼怪,已查實他是死亡之神薩溫的下屬,但它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羽毛

不死鳥身上的羽毛。

據說是世上罕見的材料,也許從今天之後會變得更為罕見。巫杖婆婆一向熱衷於研究這些,如果她還能看到這難得的材料一定會很高興,可惜沒有如果。

萬聖節裝扮返場

萬聖節限時時裝禮包【入殮師-子夜不死鳥】

◆ 10月28日~11月17日上架商城

於黑白刀尖權衡取捨的獨行者,

無人與他共悲喜。

入殮師稀世時裝-菲尼克斯/奇珍隨身物品-子夜來使

萬聖節展覽

萬聖狂歡互動展

活動期間2021年10月19日~10月31日

高空狂歡派對

活動期間2021年10月30日

宣傳影片

宣傳片

故事

如何進到活動頁面

點選主畫面上方第一個圖標

點選對應活動內容

コメント (2021萬聖節)

新着スレッド(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注目記事
ページトップへ
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