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ch
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阿特洛波斯的繩索

最終更新日時 :
1人が閲覧中

關於阿特洛波斯的繩索

活動期間2020年6月24日 ~ 2020年7月23日

一封神秘的委託信,拉開了金薔薇劇院故事的序幕,故事中會有哪些角色登場呢?

預熱活動:金薔薇劇院調查

解析度獎勵

隨著劇情的發展,解析線索可獲得獎勵:

解析度獎勵解析度獎勵
10
【頭像】2週年
60
【個性動作解鎖卡】(活動)
20 5070
【時裝】調酒師-留聲機
30
【等待動作解鎖卡】(活動)
80
【頭像框】顛茄花
40
【時裝】攝影師-委託人
90
【隨身物品】香水有毒
50
【頭像】貝拉夫人
100
【永久裝扮】通用奇珍裝扮(解鎖)

序章

每日登入獲得獎勵,並推展人物關係圖,獲得更多的劇院資訊。

劇院人物關係線索
第一日

偵探日記:收到了署名DM的委託信。看內容好像我之前的戰友,現在也回歸貴族生活了。金薔薇劇院?女主演“貝拉夫人”?我們的花花公子又復出了嗎?既然一直在調查的是暫時毫無頭緒,我就當去放鬆一下吧。

委託人,署名是DM--攝影師飾

“貝拉夫人”,劇院女主演--紅夫人飾

第二日

不知名渠道的小道消息:金薔薇劇院中最會說話的兩個人--新晉男主演“尼斯的羅納德”和編劇“銹筆頭”

“尼斯的羅納德”,劇院新晉男主演--勘探員飾

“銹筆頭”,劇院編劇--律師飾

第三日

某位經常光顧金薔薇劇院的貴族青年:一直想偷偷溜到後台找機會接近貝拉夫人,但是每次不是被後勤主管“司令”趕走,就是被貝拉夫人的貼身女僕“留聲機”擋在門外

“司令”,劇院後勤主管--園丁飾

“留聲機”,“貝拉夫人”貼身女僕--調酒師飾

第四日

一份新聞報導:標題《劇院的幕後英雄們》,文章內容採訪了劇院的造型師金剪刀和化妝師香氛女王

“金剪刀”,劇院造型師--傑克飾

“香氛女王”,劇院化妝師--調香師飾

第五日

某前金薔薇劇院場工:盡管金薔薇劇院名聲在外,後台很多人對待工作卻非常懶散。當然門童叮鈴鈴和舞台控制“小機靈”除外,他們是我見過最負責的人。

“叮鈴鈴”,劇院門童--郵差飾

“小機靈”,劇院舞台控制--機械師飾

第六日

來自某劇院團長管家的不可靠消息:除了貝拉夫人,他們劇院團長也十分想要挖角金薔薇劇院的特技演員麻雀和負責串場表演的安可

“麻雀”,劇院特技演員--雜技演員飾

“安可”,劇院串場--祭司飾

登場人物及人物關係圖

第一幕

前廳

線索

DM

我所了解的DM,喜歡一切美麗的東西,戲劇、音樂、華服、每人還有全情投入的追逐遊戲,通常我們不太參與他的娛樂,但考慮到他的身分,如果要調查那件事情,將來說不動會需要他的幫助,我還是決定接下這個委託。去看看這位讓我們城中貴族魂牽夢繞的“貝拉夫人”到底是一位怎樣出色的人物

“叮鈴鈴”

到達金薔薇劇院時,接待我的是一位看起來非常溫和的工作人員,其他人叫他叮鈴鈴。最開始,叮鈴鈴的態度十分親切,但卻拒絕了我希望見貝拉夫人的請求。“又一位支持者?不好意思先生,不行,貝拉夫人不會隨便與一位普通的支持者見面。”他微笑著說道。“我想這個也許會讓我不那麼普通?”我拿出委託人交付的絲巾遞給他。“這似乎確實是金剪刀的手筆”他喃喃自語,“我相信你的不同尋常,先生,我想也許我可以給你一封首演後的慶功宴邀請函?貝拉夫人也會出席。”他建議道。“但我有一些更為私人的事情需要與貝拉夫人密談。”顯然,委託人與貝拉夫人的關係,並不是一個適合在公開場合高聲闊論的好話題。

然而這個要求讓叮鈴鈴警覺了起來,他皺起眉頭仔細打量了我一番。“不,特殊的先生,這條絲巾恐怕並不如您期待的那麼特殊。”說罷,他便擺出了逐客的姿態。

尼斯的羅納德

在我一籌莫展時,一個熟悉的聲音打破了僵局,“瞧瞧,這是誰,我正打算演出結束後去找你呢。”“羅納德?”從大廳中迎面走來的是一位我在軍隊中認識的故人,我們叫他“尼斯的羅納德”。我們已經許多年沒有見面了。從與他短暫的寒暄中我得知,他現在已經是這家劇院的男首席,之前我對他熱愛表演有所耳聞,但了解並不深入,畢竟,他的秉性正如他的名字一樣,並不是一個你希望深交的人。不過,感謝他有價的友情,經過他與叮鈴鈴的斡旋,我得以進入劇院,並且得到了他在排練結束後為我引薦貝拉夫人的許諾

“銹筆頭”

羅納德把我帶入大廳,交給劇團編劇後,就去參加排練了,而這位自稱“銹筆頭”的劇院編劇,雖然說有著編劇的職位,但據他自己說,他只不過是編劇助手罷了,劇目主要執筆都是由團長“守財奴”負責,曾經團長是位才華橫溢的劇作家,那銹筆頭慕名而來希望得到指導,“但金錢和扭曲的愛腐蝕了他的天賦”,他神神秘秘地說道,在得知我是委託人的朋友時,他又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論了許多劇團的八卦,比如前任女首席“拉克西斯”末場演出時的意外墜亡,比如團長在此之後獲得了一筆來歷不明的金錢,讓瀕臨破產的劇院得以存續,在比如,現在正在排演的,正是那位不幸的女首席絕唱《拉克西斯的硬幣》的續作。看得出他熱愛收集這些八卦,但當我想詢問更詳細的內容時,他就開始語焉不詳了起來。“如果你想知道更多,那你最好去問司令,她什麼都知道。”

“司令”

被稱作司令的人,是一個外型甜美的的小女孩(至少看起來是),她似乎是這個劇院的後勤主管。司令對拉克西斯的話題並不太感興趣,但卻對貝拉夫人津津樂道。“貝拉的性格不算太好,與其他團員的關係也不算融洽,但城裡的那些大老爺們,卻對她趨之若鶩,他們的青睞為她帶了很多東西,讓她獲得像一個女王,但也許這是她應得的?畢竟多數時候她在舞台上確實像一個女王。”“多數時候?”我捕捉到司令的話中有話。“對,多數時候,最近她的狀態會有些起伏,這可能也是團長覺得她不如拉克西斯的地方,畢竟,那個女人即便是死,都完美呈現了一場完美的表演。”司令皺了皺眉頭,似乎短暫的陷入了什麼不太美好的回憶,隨後她又搖了搖頭。“但我覺得他們本質上是一樣的,畢竟貝拉也是那種能說出“如果不能完美的呈現演出,我寧願在幕布拉開前離去”的話的瘋子。

尼斯的羅納德

劇團的排演比我想像的時間要常上許多,排演結束後,成員們都來到了大廳,但臉色都不太好,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太愉快的事情。“我們的女王,今天對體恤她的臣民毫無興趣”,羅納德遺憾地告訴我,他無法為我引薦貝拉夫人了。“或許,那頂王冠已經不再適合她了,她不是拉克西斯,也許連克羅托都能比她優秀。”洛納德憤憤說道。

“守財奴”

“也許她只是需要時間”跟在羅納德身後的是一個身材佝僂的老人,他穿著考究,眼神中我屢見不顯的討好的謙卑。“羅納德已經跟我說明了您的來意,很抱歉讓您白跑一趟。”老人微笑的朝向我,自我介紹是這個劇團的團長,“我並不知道貝拉竟然得到了那位大人的青睞,不然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貝拉最近只是被那些瘋狂的求愛信驚擾到了,才不得不取消所有的約會。”他誇張的嘆了口氣。不過很快又變成了那一負謙卑的笑容:“不過請傳告那位大人她會好起來的,我們會以最完美的演出靜候那位大人的到來。”說完遞給我一張裝幀精緻的票夾,便禮貌的告退了。

劇團介紹頁

上面寫著劇團成立於十年前,之前最成功的作品叫做《拉克西斯的硬幣》講述孿生三姊妹中的拉克西斯,被整個家族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帶給家族無上光榮,但重重壓力下,克拉西斯精神崩潰,最終以死亡換取自由的故事。而即將上演的《阿特洛波絲的繩索》是她的續作,故事的開端是拉克西斯跳崖自殺,她的妹妹阿特洛波斯文是第一發現者,但一直希望能如姐姐一般活在目光焦點中的阿特洛波斯並沒有把這一起告訴別人,她決定讓拉克西斯繼續活下去,而讓活在陰影裡的阿特洛波斯永遠消失。

紅色信物

隨委託信而來的絲巾--DM信中提到的信物,材質是非常罕有的高級絲綢,花紋精緻的手工刺繡,奢侈的訂製品,想必我們的貝拉夫人應該過著頗為優渥的生活

“麻雀”

“根本跟求愛信無關!”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守財奴”離開後尖銳地響起,聲音的主人看起來情緒激動,羅納德在我身邊悄聲告訴我,這是劇團的特技演員“麻雀”,是貝拉的崇拜者。“如果最開始團長不拿拉克西斯刺激她,給她太大的壓力,她不會陷入低谷,而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環視四周的人們。“是你們竟然選擇支持那個冒牌貨!你們這群……”麻雀身邊有人拉了拉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小機靈”

“麻雀只是有些激動,口不擇言,他對克羅托並沒有惡意”,拉住麻雀的是一個短髮女孩,穿著一身工裝,她目光在忐忑的人們之間游戈,直到羅納德冷哼一聲:“放心吧,小機靈,看在你幫過我的份上,他的話不會傳到團長耳朵裡。”被稱做小機靈的女孩點了點頭,把麻雀拉走了,羅納德告訴我那個叫小機靈的女孩是劇院的舞台控制,也是麻雀的好朋友,非常熱心,也遠比麻雀容易交流。

“安可”

“可憐的小男孩,還是沒能明白,是命運女神放棄了他的女王,而不是我們。”麻雀和小機靈離開後,加入我們談話的人,據羅納德介紹的劇院的串場安可,“克羅托一次次為她的陰晴不定收拾爛攤子,不過也拜她所賜,翻倍的排演時間讓克羅托進步了非常多,今天我站在場下候場的時候,甚至沒發現站在上面的是克羅托而不是貝拉。”

“留聲機”

“藝術是創造而不是模仿”一個穿著圍裙的女性走到安可面前,狠狠瞪了她一眼,但安可並沒有退縮,她冷笑一聲,“藝術?這話從一個女僕嘴裡說出來可真可笑,哦,還是這又是貝拉說的?留聲機?”

克羅托

“夠了,安可,我今天排演太累了,或許你願意陪我去樓上享用晚到的下午茶。”一個穿著戲服的女性打破了這劍拔弩張的氣氛,想來這就是話題中心另一位主人公--克羅托。克羅托長得很美,但並不是貝拉那種咄咄逼人的凌列明豔。“還有,決定誰站在舞台中心的是團長,不是命運。”說完,克羅托意味深長地看向了另一側,一位一直未發一言,擺弄者香水瓶的女性。

“香氛女王”

“克羅托,換一件衣服,好好休息吧,你現在聞起來可一點都不女首席,其他人也都回去吧,演出馬上就要開始,別再出什麼意外了。”那位女性並沒在意克羅托不善的視線,反而向女主人一樣開始遣散這場不太愉快的聚會。“那是造型師,我們都叫她香氛女王。”羅納德把聲音壓得很低,“一是因為她嗅覺特別敏銳,更重要的是她是團長的心腹,比拉克西斯更早地認識守財奴,這座劇院真正的女王。”看得出她對這位女士是真的有所畏懼。而其他人也都聽從了她的安排,三三兩兩離開了大廳。看樣子這一次調查要無功而返了。

“金剪刀”

然而,在我正要離開時,一位身材高挑的先生叫住了我。“冒昧打擾,我聽叮鈴鈴說,你有一條我縫製的絲巾?”,看來這位就是造型師金剪刀了。我拿出那條絲巾遞給他。“很遺憾,它並未給我邂逅貝拉夫人的榮幸。”金剪刀玩味的看著那一條絲巾,“果然是他,這確實是我的手筆,但他並不屬於貝拉……”金剪刀把絲巾還給我,神秘地說道,“或著至少現在不屬於,這是一個被貝拉遺棄的淘汰品。因為她不再喜歡紅色。”這可真是意外的消息。“如果事後你願意為我引見你的委託人,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一個有趣的消息。”金剪刀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仔細折疊的紙張,遞給我,那是絲巾圖樣的設計圖。“克羅托喜歡紅色,而且還喜歡覬覦不該屬於她的東西,而如果交易公平,那我不介意為她的小小虛榮提供一些幫助。

兩個設計

一份設計圖,上面是兩張花紋一模一樣的絲巾,只是一條是紅色一條是白色

物證
劇團介紹頁

劇團的介紹頁,主要介紹了即將上演的《阿特洛波斯的繩索》,講述了阿特波洛斯利用姐姐庫拉西斯的死李代桃僵的故事。A角是作為劇團女首席的貝拉夫人,B角是一個代號作克羅多的女演員

紅色信物

質地很好的紅色絲巾,有著精細的花紋,但有不少摺痕。

兩個設計

委託人提供的絲巾,並不屬於貝拉夫人。

事件調查:紀錄1

調查後線索

金薔薇劇院萬眾期待的《阿特洛波斯的繩索》將於這週結束最終彩排,下周正式上演。演出卡司請已演出當日實際狀況為準

第二幕

前廳

線索

警方現場調查報告

親愛的大偵探

前日,金薔薇劇院的首席女演員貝拉夫人表演時,從升降台墜下,警方到達現場時已身亡。在場的除了普通觀眾,還有那位大人,那位大人跟貝拉夫人關係匪淺(想必這一點妳比我清楚,夫人死時,衣裙裡還收著那條做為信物的紅色絲巾),這場面想必刺激到了那位大人,他要求我盡快查明這次事件發生的原因,卻又不准我們檢驗貝拉夫人的屍體(他說希望貝拉夫人死後仍然能保持完美),我們陷入了僵局,看在我也曾幫過你不少忙的份上,這次你一定要幫我,隨信附上現場調查報告

你的朋友

警長 何塞

尼斯的羅納德

我從未想到過再次來到金薔薇劇院會是這般情景,劇院所有人都被要求限制活動在他們的住所或著劇院內部,直到調查結束。

羅納德在大廳等我,看來警長已經提前預告我的到來。我大詢問了一下羅納德的情況,當日,當她意識到不對時,馬上衝上了舞台,和他一起的還有“守財奴”、克羅托、麻雀和小機靈

“醫生說貝拉當時就沒了呼吸。”羅納德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嘆口氣說道,“至少看起來,她死前沒有經受太多痛苦。”

我提出想見一件另外幾個人,羅納德面露難色。

他們剛剛才因為貝拉的事情跟留聲機大吵了一架,我不確定他們是否願意回答你的問題。”但在我的堅持下,羅納德帶我去貝拉房間見了其他人。

物證
警方現場調查報告

事件發生時間是晚上7點演出開演不久之後,女主演出現在升降台,完成了自己的台詞,隨後,燈光暗下,音樂響起,當燈光再次亮起時,人們發現貝拉夫人面部朝下,躺在身降台下,隨身攜帶的紅色絲巾也掉落了出來。經初步勘察,墜落一測的升降台護繩鬆脫,猜測是因墜落時慣性拉力所致。

女主演房間

線索

一條舊聞

一條舊聞:遲到的公正

十年前因為女演員克拉西斯意外身亡,金薔薇劇院的舞台控制被追究事故責任,鋃鐺入獄,今日有舞台機械設計方面的專家對當年的活動舞台進行了更全面的設計還原和安全性分析,經官方評議,舞台控制並無操作維護失誤,沉冤得雪,但不幸的是該舞台控制入獄後不久就病死獄中,沒有等到沉冤得雪的這一天。

“留聲機”

在房門口我見到了留聲機、香氛、“守財奴”和克羅托,房間內的氣氛異常緊繃,我詢問了留聲機案發當日她的情況,留聲機沒有好氣的說被拉讓她出城取東西,她是今天才回來的

“而他們,趁我不在,貝拉甚至還沒有得以安息就已經開始談論這套間新的女主人了。”留聲機看起來十分憤怒。

原來守財奴打算讓留聲機收拾好貝拉的遺物,然後讓克羅托搬進來

“守財奴”

“這是為了演出著想!我們需要女主演住在這裡!這樣她就能為登場做更充足的準備”

一旁沉默的“守財奴”辯駁道。

“然後,準備下一個去死嗎?”留聲機提高了聲量,言語中透露痛苦和更多的憎恨。

“難道我願意看到的嗎?”

“守財奴”突然激動了起來,他似乎在瞪視著留聲機。

難道拉克西斯對我的傷害還不夠嗎?”

又似乎看向更遠處。

“看到貝拉躺在舞台中央,我彷彿又回到了那年的噩夢裡。”

說完他便摔門而出。

克羅托

“我不想搬道這,這裡被拉克西斯詛咒了。”

“守財奴”離開後,克羅托低聲說道,她看起來情緒有些低落,並沒有終於成為了女首席的欣喜

“‘拉克西斯,你是在召喚我嗎?’,你們也聽到了吧,就在那次排演你為被拉化妝的時候。”克羅托看向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香氛。

香氛並沒有回應,倒是留聲機忽然衝到了克羅托面前,罵她是“守財奴”的走狗,間是別人的小人。克羅托沒有辯解什麼,只是在留聲機的謾罵愈演愈烈之時,離開了房間。而失去攻擊對象的留聲機也回到了一旁的女僕房裡。

“香氛女王”

羅納德告訴我,女首席都是在這個房間裡由化妝師親自化妝,然後通過二樓兩側的通道直接進入後台的二層,通常來說克羅托是不會知道那時貝拉說了什麼的,所以留聲機關於克羅托監視的猜測,也不無道理。偌大的房間裡,只剩下香氛和我們,當我想詢問她的時候,她卻以她知道的一切已經跟警察說了搪塞,擺出一副拒絕交流的姿態,可那雙深邃的眼睛卻一直打量著我

羅納德建議我先去問問其他人,他可以幫我跟香氛聊聊。

劇院地圖

線索

二樓的結構

離開貝拉的房間後,我仔細觀察了一下整個二樓的結構,樓層兩側有從房間直通後台二層的細窄長廊,按照羅納德的說法,當日貝拉應該就是從這進入後台。在帷幕拉開時,登上升降台,然後升降台下降,貝拉來到場地中央。而此時,升降台被放下,並沒有其他的道路,可以直接通往後台,我不得不原路返回,從一樓穿過大廳和劇場去找其他目擊者。

劇場

線索

“小機靈”

當我來到劇場時,小雞玲和麻雀正站在舞台前,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看到我的到來,他們停止了交談,互相看了眼,麻雀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小機靈有些埋怨的推了把麻雀,自行走到了我的身邊,對我悄聲說:“偵探先生,雖然團長不讓麻雀說……但我總覺得真相不該像之前那次那樣不明不白,我不希望羅納德父親的悲劇再次重演。”

我點點頭,稱讚了她的善良。

“今天我和麻雀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況,總覺得有些東西很奇怪。”

據小機靈說,這個舞台的設計是一位前輩完成的,前陣子因為其他的事情,她仔細檢查了這個設計,並進行了還原,安全性是完全沒有問題,升降台足夠兩個人站立,升降平滑。操作便捷,演員只要按下柱子上的按鈕,升降台就會自動下降。根本不需要走到升降台邊緣,形成墜落的風險。

舞台

線索

“麻雀”

“但難免有巧合和意外。”我謹慎地說道,

“可那並不是最奇怪的地方。”

一旁的麻雀把我拉到升降台附近,

那天有人按下了升降台落下和升起的按鈕。

原來為了防止演員操作失誤,升降台的升起和落下按鈕是在不同的柱子上的,小機靈會在每次表演結束後,把升降台升起,將按鈕回復原位,直到下次表演被再次使用,今天他們來這裡就是為了這件事,卻發現了按鈕的異常,升起和落下的按鈕都被使用過了。

如果他們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就意味著,那天,升降台之上,除了貝拉,還有另外一個人,將升降台落下又升起。

“那天有誰在二樓?”我問道,

“可能需要問一下叮鈴鈴了,一般演出日,都是他負責管理二樓入口,二樓是達官貴人們的私人包間,他們不希望受到打擾。”

前廳

線索
“叮鈴鈴”

我在大廳找到了心情沮喪的叮鈴鈴,看來貝拉夫人的死對他影響頗大了,據他回憶那天整個二層都被一位大貴族包了下來,大貴族來時行色匆匆,差點沒趕上演出,之後到事情發生前,都沒有再下來,而這個大貴族我再熟悉不過--我的委託人

女主演的房間

線索
一疊特殊的信件

我帶著疑惑再次回到貝拉的套間,香氛和羅納德都不在,留聲機在整理貝拉的遺物,看起來他已經接受了“守財奴”的安排,此時,房間一角的一沓信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請求留聲機給我看看這些信。他猶豫了一下遞給了我,“這些都是貝拉擁護者寄來的,但我總覺得比我上次整理時多了許多”她嘟囔著。那確實是一沓很厚的信封,裡面的內容到跟一般表達欽慕的信件無異,但信封的樣式卻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屬於我委託人的私人訂製

委託信

在發現絲巾的主人並非貝拉夫人後,資金已經隨調查報告寄回,但因為太過忙碌,當時委託人寄來的信和信封,還沒來的及處理掉。

物證
一疊特殊的信件

一沓信件--我委託人的私人訂製,如果把所有信封收信時間排序,時間在前的信封都是被手粗暴撕開的,而時間在後的卻是用開信刀細心劃開的。

委託信

信紙、信封看起來製作得都非常講考究,想必是DM的私人訂製。

大廳

線索
尼斯的羅納德

此時,羅納德把我叫到了大廳。他有些玩味看的看著,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如果這座城裡還有最後一個好人,那麼不是小機靈,就是你了。”看出了我的疑惑,羅納德說起了他從香氛那得到的訊息,演出的最終卡司在當天上午才最終確定,貝拉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但她卻拒絕了下午最後的彩排,即使如此,“守財奴”寧願取消最後的彩排也沒有換卡司。傍晚,香氛按慣例想上樓給貝拉化妝,但卻被克羅托告知,貝拉表示她更信任她自己,讓香氛看好其他人就行,香氛雖然不悅,但也不太在意,畢竟貝拉最近的脾氣一直變幻莫測。

而她對我的忌憚,則來源於靈敏嗅覺的警示。在我上次來訪時我身上一種特別的香氣引起了她的注意,已接近消散,但卻仍能聞出式來是經過多重精細提煉獲得的香氛,而另外兩個曾經出現這種特殊香氣的地方,一個是貝拉房間,一個是案發的升降台。我回顧了這三個地方的聯繫和今天的收穫,發現一切線索都將這香氣的來源指向了同一個東西……

突發新聞

突發新聞

金薔薇劇院首席女演員貝拉夫人在《阿特洛波絲的繩索》首演意外身亡,另一位女演員克羅托傳言將接替貝拉夫人完成之後的演出

事件調查:紀錄2

第三幕

前廳

線索
貝拉夫人的檢驗報告

親愛的大偵探

你希望進行的關於貝拉夫人之死的進一步調查,其他都好辦,只是對於那位大人的調查,最初確實遇到了一些困難,我不得不採取了一些特殊的手法讓他配合調查,而那位大人為了自證清白解除了關於貝拉夫人的調查限制,並且為我們引薦了醫學學會對貝拉夫人的屍體進行了解剖,你猜怎麼著?他成功了。

學會的報告說,貝拉夫人在開場前就死了,而整個下午我們的貴族大人都在議會,全城的達管顯貴可以為他作證,他完全沒有作案時間

我知道這聽起來匪夷所思,所以期待你能給我真相。

隨信附上檢驗報告

ps.至於其他嫌疑人,他們已經在劇院等你了

你的朋友

警長何賽

尼斯的羅納德

學會的結論已是定論,我回到劇院重新開始調查,我招集劇團的人到大堂,想要還原那天下午到底發生了什麼。

第一個到達的是羅納德。按照羅納德的說法,貝拉拒絕出席最後排練的消息是團長來傳達的,雖然他仍覺得很氣憤,但已經見怪不怪了,克羅托已經可以以假亂真的完成貝拉的表演部分,跟誰演對手戲,對他來說沒什麼區別,

最後的彩排很順利,大概在下午四點多就結束了。他和銹筆頭在劇場看小機靈做舞台準備,直到六點司令來叫他們用餐,其他人則各自回去為晚上的演出養精蓄銳。

安可

第二個到達的是安可,羅納德說是因為安可的出身,她總相信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比如每次正式演出前她都會在前廳占卜吉凶,首演時也不例外,而最近因為貝拉的死喚起了人們對於當年拉克西斯懸案的記憶,這裡被稱作被詛咒的劇院,安可變的更加神經質。

“閉嘴!羅納德!你什麼都不知道!”

安可尖叫著的打斷了羅納德,

“拉克西斯是帶著怨恨死去的,她無法安息,盤桓於此。”安可緊張的環視這大堂,最終把目光定在了劇場緊閉的大門上,

“怨恨?拉克西斯怨恨什麼?”

我問道,安可並沒有回答我,只是神秘兮兮的站到了遠離人群的角落。

“金剪刀”

“傳言拉克西斯當年要離開劇院,是因為劇團的營運陷入了困境,瀕臨破產,可拉克西斯死後,團長卻作為巨大保單的受益人獲得了一筆可觀的賠償度過了困境,如果這一切是真的,你覺得,拉克西斯會怨恨什麼。”

金剪刀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遞給我一張報紙,他說這是她每天下午的愛好,會在前廳閱讀報紙,尋找一些時尚流行的靈感,案發時也一樣,當時在大廳占卜的安可和準備晚餐的司令都可以作證。

“司令”

“前後呼應?這不是劇作家們最愛的寫作手法嗎?

我正準備閱讀報紙的時,司令也加入了我們的對話。“拉克西斯可以說是克羅托和貝拉的綜合體,雖然性格也很傲慢,但在首演的時候走位失誤,失足墜台?這種事情也許會發生在日漸怠惰的貝拉身上,但發生在從不缺席排演,一次失誤都沒出現過,認真道病態的天才拉克西斯身上?這位面太缺乏可信度。”

看來他們目前都還不知道貝拉真正的死因。

“麻雀”

“你胡說!”

貝拉忠實的擁護者麻雀衝了過來,生氣的指責司令,

“她都不在了,為什麼還要汙衊她!貝拉並沒有怠惰!她只是有些狀態不好!”

麻雀情緒激動,一旁的小機靈則舉出了有次深夜自己因為有東西遺落在劇場,回到劇場,還看到貝拉一個人在升降台上練習來佐證麻雀的說法。

夜巡

一位夜巡說,在貝拉夫人死亡前不久,他在金薔薇劇院後街夜巡時,經常聽到從劇院裡傳出歌聲,那聲音有時像貝拉夫人,有時又像已經死了許多年的拉克西斯

“香氛女王”

“那不是貝拉,那是克羅托。

本來在一旁沉默的香氛反駁道,她也曾深夜路過劇場,發現裡面傳出了歌聲,走近了才看到正在練習的克羅托。

“最開始我也以為是貝拉,但後來我發現那個人從身形道唱腔都在模仿拉克西斯,這大概是貝拉寧願死都不會做的事情,而當時,正是貝拉狀態最差的時候,也許克羅托覺得,該換一個效仿對象了。

“叮鈴鈴”

可我在升降台附近發現過一個空的水晶瓶,後來被留聲機要走了,我知道那個東西,這是那位大人託人送給貝拉夫人的禮物,有好幾次都是我代收的。”

顯然,叮鈴鈴是站在麻雀和小機靈一邊的,他詳細描述著那個瓶子的樣子,以增加自己說辭的可信度。

香氛在聽到那個是圓形短頸的水晶瓶時,表情變的嚴肅了起來。她抓住叮鈴鈴,問他這一切發生在什麼時間,在得到是首演一周前的答覆後,快步向二樓走去。我繼續詢問叮鈴鈴當天的情況。

叮鈴鈴回憶道,那天下午在彩排結束時,他已經在二樓入口做安保準備了。多數人一整個下午都在一樓,

“即將開演時,團長照例上去通知貝拉夫人,然後在那位大人來的時候下來,那時克羅托剛上去不久……”

叮鈴鈴摸了摸頭,

之後我整晚沒有看到她下來。”

一個想法在我腦海中逐漸成形,是時候跟我們新的女主演聊一聊了。而且剛才香氛的異樣也讓我有些在意。

物證
貝拉夫人的檢驗報告

學會提供的驗屍報告,判定死亡時間是下午五點左右,身上的跌落傷是死後造成的,並非死亡原因,真正的死亡原因是中毒。而誘發中毒的毒素,是多種植物的混合提取液。

一張報紙

上面報導了當年拉克西斯的意外和後續輿論的發展,以及與這次貝拉夫人事件的相似之處。命運三女神的海報下,是記者的設問標題:意外還是謀殺?金幣上搖曳的血色之花。

女主演的房間

線索
“留聲機”

我剛走到貝拉房間的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她已經停用很久了,從那東西被禁售以後。

說話的是留聲機,似乎在解釋著什麼,但支支吾吾的語氣,讓她的說詞聽起來沒有什麼說服力。

“那妳從叮鈴鈴那拿來的是什麼?不是讓她跟DM斷絕往來了嗎?很好,騙子果然都會自食惡果的。”

香氛的語氣聽起來並不像她說的話那般幸災樂禍,反而有些悲傷。

“我不知道是誰給她那些東西的,但肯定不是DM”

留聲機爭辯道,

“上次那個偵探來了以後,“守財奴”逼她給DM寄了一封邀請函,那是他們最近唯一的聯繫。”

“所以,你們都知道,那位大人對貝拉青睞有佳?包括你。”

守財奴語氣浮誇地說道,帶著一絲怨毒,

“我曾以為,妳是值得信賴的,香氛”

香氛冷笑一聲,坦然承認了這一切,

“當你拿著拉克西斯的賠償金重建劇院,招來貝拉那一天開始,我們之間的信任就蕩然無存了。”

之後,房間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直到克羅托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你在這幹什麼。”

克羅托

“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克羅托小姐。”

我平靜地回答道,克羅托臉上閃過一絲慌張的神色,隨後恢復了鎮靜。

“貝拉夫人出事時,你在哪?”

我問道。

“那天沒有我的演出,我當然在二樓休息。”

似乎早就意識到我會這麼問,克羅托坦然的答道。

“但根據警方的報告,你也是當時現場目擊者之一,你和羅納德一起出現在了台上。”

我揭穿了她的謊言。

“我……我是看到事情發生了才下去的。”克羅托變得有些緊張地狡辯,

我搖了搖頭,

“我研究過劇院的結構,只有兩種方式可以從二樓進入一樓,一是通過前廳叮鈴鈴把手的走道,我問過叮鈴鈴,他一整晚都沒有見到你下去;而另一個……則是通過貝拉墜下的升降台,所以是你,把貝拉夫人從升降台推了下去,而貝拉夫人臨死前,也為我們留下了最重要的線索”

我沒有給克羅托辯解的機會,繼續說道:

“現場那條紅色絲巾,本該屬於誰,實際又屬於誰,你應該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而只要我說出來,那麼警察也會知道。”

一個謊言,可以掩蓋另一個謊言,只要所有人都能裝做他們不知道,但可惜,他們沒有做到。

“留聲機”

“你這個兇手!”

留聲機憤怒的衝向克羅托,

“你明明知道貝拉不會去妨礙你討好DM,卻還是殺了她!”

她將克羅托一把推倒在地,與她扭打了起來,香氛和“守財奴”趕緊拉開兩個人。

“我沒有殺她!在上台之前,貝拉就已經死了!”克羅托尖叫道,

“團長!告訴他!我沒有殺死她!我只是把她帶到了升降台下面!”

所有人看著“守財奴”,而守財奴卻只是退到了一邊,渾身緊繃的坐著。

“我……我不知道,克羅托一直很忌妒貝拉……把貝拉推下去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臉上陰晴不定的“守財奴”,看起來內心十分掙扎

克羅托不可置信的看著“守財奴”,然後絕望的癱坐在地上。

一個謊言,可以揭示一個真相,只要所有人都裝作他們知道。

克羅托

“感謝醫學吧克羅托小姐,或許還可以感謝你想攀附的那位大人,貝拉夫人的檢驗報告證明了你沒有說謊,貝拉真實的死亡時間,你應該確實不在現場。”

我的話讓克羅托如蒙大赦一般長吁了一口氣,

“不過演出開始時,那個在升降台上的人,確實是你對吧?克羅托小姐。”

克羅托點了點頭,說出了天排演結束她上樓被“守財奴”告知了貝拉的死亡,守財奴卻為了騙保不願報警,要她偽裝貝拉上台演出,在熄燈時將貝拉的屍體推下升降台將一切偽裝成意外

“可我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會用那條絲巾栽贓我!”

克羅托憤恨的看向一旁的“守財奴”,

“或許他才是那個兇手!”

她指著守財奴怒吼道,

我搖了搖頭。

“根據檢驗報告裡貝拉夫人真實的死亡時間,你們所有人都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我再一次仔細檢查了這間華麗的套房,回想起曾經在這發生的一切--

紅色的絲巾、訂製的信件、特殊的香氣

“那條絲巾最初的作用,恐怕只是為了喚醒那位大人的短暫的傾慕之心,阻止警方進行解剖罷了。”

最後我的目光停留在那個精緻的梳妝台上,那裡整齊排列著幾個小瓶子

搖曳之花

一種據說使用後可以讓女性的精神煥發、雙眸明亮、儀態搖曳生姿的試劑,提煉自某種花草,最開始提煉中的氣味很難聞,且無法抹去,這種試劑並沒有獲得青睞,沉寂多年。但後來不知是誰在是繼中融合了其他芳香花草的提取液,解決了這個問題,於是這種被稱為搖曳之花的試劑就在城中流行了起來。但因為提煉方式複雜,造價昂貴,一般只有城中的貴族女性才能使用,或著被大貴族當作禮物贈送,傳說那位大人的諸多女伴都收到過這個神奇的禮物

禁令

今日政府頒布禁令:經學會研究決定,自今日起禁止“搖曳之花”於市場上販售和流通。同時搜尋搖曳之花的顧客名單,在這封名單裡我們看到了各種達官顯貴、社會名流,其中包括了金薔薇劇院的女首席--貝拉夫人

一組水晶瓶

一組水晶瓶,當我拿起它時,留聲機激動的衝了過來,試圖把它奪走,被我阻止後,便開始叫嚷那只是普通的瓶子。

“確實,我的嗅覺並不如香氛敏銳,但我相信學會的人可以告訴我這個裡面曾經裝過什麼。”

我看向留聲機,看向克羅托,看向守財奴--

“或許我們可以做一個交易,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我來告訴你們,貝拉是如何得到了它。”

最後我把目光投向了香氛,香氛在我的注視下緊咬著嘴唇,最終,嘆了口氣。

搖曳之花,他們是這麼叫它的。

“香氛女王”

“現在輪到你了。”

在說明完搖曳之花的作用後,香氛向我討要她的“酬勞”。

“記得你和麻雀都在深夜看到有人在練習嗎?”

我問道,香氛點點頭。

“你們都沒有看錯,只是時間不同罷了,貝拉和克羅托應該都在深夜練習過,也正因為如此,克羅托可能發現了貝拉使用搖曳之花,但後來,搖曳之花禁售了,而貝拉已經有了輕度的賴藥性,加上你們給她越來越大的壓力,讓她每況愈下,正在這時,我的到來戳穿了克羅托在那位大人面前偽裝貝拉的把戲,為了撫平那位大人的憤怒,克羅托應該是找到了貝拉幫忙,並告知了貝拉真相,所有人都知道那位大人會送給他女伴搖曳之花,克羅托應該也有,但為了不被貝拉發現,她應該從來沒有使用過,因此她有剩餘的可以提供給貝拉,來當做這個交易的砝碼。貝拉知道再次使用的風險,但演出在即,她最終還是答應了。”我把那個水晶瓶,遞給一旁的克羅托。

“我說的對嗎?克羅托小姐。”

我看下一旁的克羅托,她頹然地點了點頭。

這座華美的套房,陷入了曲終人散的死寂。

物證
一組水晶瓶

填裝搖曳之花的瓶子,據香氛說搖曳之花是一種顛茄果提取物製造的、可以讓人瞳孔放大,呈現異於常人的明亮姿態、讓人看起來光鮮許多的藥劑,許多女演員在狀態不好的時候會使用一些,但最初因為味道太難聞,並沒有什麼受眾,但後來有人改進了配方,混入了一種有特殊香氣的提取液,讓這藥劑變的大受歡迎,但不久,人們發現這種混和試劑如果長期使用會讓人產生幻覺和更強的藥物依賴,甚至引發了死亡事件,於是官方禁售了這種商品。但檯面之下,仍能高價獲得。

事件調查:紀錄3

事件調查:總結

後日談

羅納德

羅納德‧後日談

我應羅納德之邀再次前往金薔薇劇院時,他再一次在我們久別重逢的門廳等我,我萬萬沒想到此時的他已經成為了這家劇院的新主人,也無從得知他從哪獲得了如此龐大的財富來盤下這家規模不算小的劇院,但偵探的直覺讓我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危險,在氣氛逐漸微妙之時,一陣門鈴聲打斷了我們的互相試探。

“你好,我是DM大人引薦來應聘女主演的,我叫--”

守財奴

守財奴‧後日談

後來因為其他的案件我曾以非常規的手段去翻閱過保險公司的卷宗,無意間看到了當年拉克西斯懸案的保單,出乎我意料的,那份保單的投保人竟然是拉克西斯自己,而受益人除了“守財奴”外,還有克羅托。

克羅托

克羅托‧後日談

再次見到克羅托時,她已經離開了金薔薇劇院,投入了新的劇團,或許時間總能抹平一切,她並不排斥談論金薔薇的一切,我便提出了我的諸多疑問,關於拉克西斯的死亡到底是意外還是謀殺,關於為什麼不直接將貝拉夫人的屍體從升降台推下去。

“除了我們自己,沒有人知道成為舞台中心需要付出多少,而這些付出至少值得一個足夠轟動的開場或者一個足夠體面的謝幕”

這位正值上升期的女演員合上正在閱讀的劇本,嘆了口氣,那本有些泛黃的劇本封面上,寫著——《克羅托的枷鎖》。

宣傳影片

主題故事

主題曲

English ver.

中英歌詞

Who am I
我是......

A dream...Or a lie
夢想嗎?是謊言嗎?

Living on the praises lifted me high
高懸在此,被虛幻的讚美簇擁著--


"Bella Donna!"
"Bella Donna!"

"Bella Donna!"
他們說“Bella Donna!絕世的美人啊!”

Who can hear "tik tok"
但那讚美織就的晶瑩

hiding in the crystalline
隱藏著計時的警示


Time...
謝幕 又一次

Time's up. Dream
劇終的謝幕--時限已至

fade but I ain't born to die
幻夢褪去 真實到來 但我 怎能甘心泯然於俗世


Open wide,your eyes,open wide
看著我!諸位 我要你們睜大雙眼

Follow me, focus all shining lights
永遠看向我 只注視我眸中光彩

in my eyes,toxic eyes
是誰中毒已深


Open wide,my eyes,open wide
睜大雙眼 我的眼睛 我要你們

Belladonna, more and more, as a throw of the dice
承載更多的光彩 更多的 更多的 我只能孤注一擲

For the stage light
為了舞台 為那燈光永遠閃爍

For which I am born to die
為夢想 謝幕前的幻夢啊 我注定為之而死

日本語 ver.

日文歌詞

集う声が

まやかしと知らずに


--ベラドンナ!

落ちて行く砂の中夢に溺れた


あぁ、どうか醒めないままで


その目に焼き付けて

永遠に咲き続ける

毒が満ちても


誰も奪えない

--ベラドンナ 幕が開けるなら

光、抱かれ散る

如何進到活動頁面

點選主畫面上方第一個圖標

點選對應活動內容

コメント (阿特洛波斯的繩索)

新着スレッド(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注目記事
ページトップへ
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