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ch
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攝影師

最終更新日時 :
1人が閲覧中

在約瑟夫的世界裡,每張照片都是時光的標本。

遇到攝影師的對策

基本資料

姓名約瑟夫·德拉索恩斯
職業攝影師
性別
扮演難度
取得4508/858

外在特質

相中世界
使用照相機拍攝某一時刻,複製此時刻的求生者與場景,創建一個靜止的相中世界,相中世界崩塌後,照相機需冷卻一段時間方可再次拍攝,同時在相中世界累加的狀態將折半投射到現世中。相中世界時間靜止,求生者無法逃出莊園或被狂歡之椅送回莊園。身處現世的求生者可通過照相機的殘留影像進入相中世界。求生者可破譯密碼機累積進度,卻無法在相中世界完成破譯,相中人亦不會對進入相中世界的求生者產生團體增益或減益。
時空重疊
普通攻擊會造成1.5倍傷害。

實體能力

時空殘像  存在感:1,000
存在相中世界時方可施放,通過殘相約瑟夫可自由出入相中世界。
瞬影留痕  存在感:2,500
約瑟夫在移動時會記錄過去15秒的痕跡,長按技能按鍵,根據按鍵時長回到過去所在的位置。

基本操作介紹

時空重疊

攝影師的普通攻擊會造成1.5的傷害(大部分監管者的普通攻擊傷害為1)。這是非常重要的特質,這會關係到例如傭兵的「堅強」或是求生者天賦「化險為夷」累積的傷害量。

詳情請見傷害及血量計算

相中世界

當監管者為攝影師時,場上會在固定位置刷新多台照相機,攝影師可以花費約3秒進行拍照,並產生拍照當下的相中世界。

相中世界會記錄拍照當下的求生者,產生不會動的求生者影像,並在60秒後崩塌(冷卻時間45秒)。求生與監管皆可透過照相機的殘留影像進出相中世界。

相中世界的求生者影像

拍照時產生的相中世界的求生者影像會是灰階色調,與相中世界的色調相同。

求生者影像可以被雷達看到。不會觸發耳鳴。

求生者影像不會動可以攻擊並且綁上氣球時不會掙扎

求生者影像所受到的傷害大於求生者本體時,在相中世界崩塌的瞬間,會折射相加後一半的傷害到本體身上。

例如說:

1.本體現在是健康(0)的,影像是倒地(2)的狀態,那麼相中世界崩塌的瞬間,本體會變成(0+2)/2=1的血量,也就是半血。

2.本體現在是半血(1),影像是倒地(2),那結算就會變成(1+2)/2=1.5的血量。

3.無論本體狀態,影像被掛上狂歡之椅,結算時本體必定為倒地狀態。

更加詳細的血量計算請見傷害及血量計算

相中世界的特性

  • 電機進度最多到99%
  • 崩塌時所有密碼機進度會是(現實進度+相中進度)/2
  • 求生者被掛到相中世界的椅子並不會倒數,並且崩塌後會落在地上
    ※若剩下最後一名求生者的話,掛在相中世界也會直接飛天
  • 現實世界與相中世界的任何行為皆是分開的(監管者心跳、耳鳴、窺視者、祭司的通道等),獨立的兩個世界
  • 求生者本體進入相中世界是彩色的,求生者影像是灰階的

時空殘相

開啟1階技能後,攝影師可以在任何位置進出相中世界(冷卻10秒)。由於現實世界無法感知到相中世界的監管者心跳,利用好此技能可以達到暗殺的效果。

瞬影留痕

開啟2階技能後,攝影師走路會留下腳印,可長按技能鍵回到15秒內殘留腳印的位置(冷卻時間10秒),退回的位置可以根據發光的腳印來判斷。

進階操作及觀念


各式打法及推薦人格圖


推演任務

詳細的攝影師推演內容這邊請

紀念日資料

紀念日:3/11

興趣:攝影

擅長:繪畫、舞蹈、擊劍

喜歡:秋季、銀制品

討厭:潮濕的東西、夏天

紀念日信件

無法寄出的家書

親愛的克勞德:

今天沒有下雨,卻仍然保留著你離去那天的寒意。

我坐在書房裡,隔著遙遠的時光,寫一封永遠不可能寄出去的信。看起來有點蠢,但在今天,我無法控制自己。

你和我,曾經共同走過四季的路,一年又一年,直到那個冬天。

我們所走的路開始偏斜,你仍然滿懷希望等待著春天,可怕的死神卻站在前方。

他帶著你離去了,帶著許多人離去了,去我無法到達也無法看清的世界。

我甚至有些責怪自己,為什麼,在這個寒意料峭的初春,是我活了下來。

我想念你,親愛的兄弟。可當我站在鏡子前面,日復一日,鏡中的面孔卻逐漸變得陌生。即使時光也不能奪走的記憶,該如何獲得呢?我可以永遠記得你嗎?我可以永遠記得那些可愛可敬的人們嗎?

你再也不會回應我了,意識到這一點時總讓我心碎。

你說春天始終會再來,正如烏云無法永遠遮蔽太陽的光輝。

只是從那天起,我再也無法享受那些沒有你的春天了。

我必須記住什麼,總有人應該記住什麼。

那些災難,那些疾病,那些逝去的生命,那些本應一同迎接春天到來的人們…

我想全部記住。


你的兄長

約瑟夫

紀念日信件(第二次)

最後一封信

吾友艾略特:

我心意已決,你不必一而再再而三地勸我。

她一定還活著,就存在於這個莊園的某個角落。我會找到她,帶上她一起出來。

何況我已取得老管家的信任,不可能在這種階段抽身而退。


不過,確實如你最初猜測的那樣,這裡絕不會只是一個普通的莊園,至於那位溝壑縱橫、步履蹣跚的鄉紳老爺,謙和可親的笑臉也許只是他虛假的對外面具。


老人每天會花一個小時待在畫室裡,對著那幾張破損的塗鴉紙靜默不語。我偷偷檢查過,這些塗鴉畫除了都出自一人之手外,並無異常。此人名叫克勞德,可每當我旁敲側擊問及時,莊園內的人都諱莫如深。


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時間,老人都待在地下暗室。你知道的,就是他處理相片的地方。可是,即便他再熱愛攝影,這時長是否也太不尋常了些?

我又打聽到,老鄉紳以前並沒有那麼瘋狂。—切的轉折點,源自一次遠遊,沒人知道他遠遊時遇到了什麼,只知道他回家時拿了許多神秘學的書籍。自那之後,老人就整日整夜把自己關在暗室裡,還不允許下人入內。好像也是從那個時候起,鎮子上出現了老人小孩離奇失蹤的怪事。

要說那個地方沒有問題,傻瓜都不信!

然而,莊園內居然沒有任何人提出疑問或者討論這件事?不知是對未知的恐懼壓過了本能的好奇,還是當真主人的命令高於一切?


總之,明晚,我會潛進地下暗室。我不知道前方等著我的是什麼,但我已決心推開那扇門……


祝安

麥考利

時裝與隨身物品

角色故事

跟隨父母從法國流亡到英格蘭,失去同胞兄弟的痛楚讓約瑟夫沉迷於繪畫。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約瑟夫用畫筆記錄著自己的變化,彷彿同胞兄弟從來不曾離去。但他很快意識到,畫紙內記錄的不過是虛假的倒影,再如何描繪也不會成為真實。這種痛苦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他接觸到一種聲稱能將影像永久保留下的儀器才暫時停歇。約瑟夫似乎找到了記錄真實的途徑,他開始用這種神奇的儀器來記錄一切,起初他感到新奇有趣,相片上的影像與現實毫無出入。但隨著時間流逝,約瑟夫終於領悟到一件事:留在相片裡的只是影像,被拍攝的物品和人仍然會損壞、失色。一如他早夭的雙胞胎兄弟。他期望永久保存現實中那些人和物的鮮活形象,讓相片中的東西“活”過來。


約瑟夫開始沉迷於所謂的靈魂學,並嘗試在相機上進行一些古怪的改造。他開始對身邊的友人宣稱,自己已經找到了在相片中保存靈魂的方法。所有人都認為約瑟夫老糊塗了,但他們很快發現,曾被約瑟夫拍下的人都一個接一個地消失。

當恐慌的人群闖入約瑟夫的宅邸時,那位攝影師早已不知所踪,工作室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栩栩如生的肖像照,彷彿那些人正在牆上看著他們……

コメント (攝影師)

新着スレッド(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注目記事
ページトップへ
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