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ch
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陸服二週年茶館逸聞

最終更新日時 :
1人が閲覧中

關於茶館逸聞活動

活動期間2020年4月2日 ~ 2020年4月30日

“終於找到這裡了。”細密的雨絲透著寒意,籠罩著這寂靜的唐人街,雨水侵透了你單薄的里衣和手中持著的相冊。相冊被緊握在手中,這是你對莊園的唯一記載,寥寥數頁,卻是寫盡了你在這兩年來的時光逸事.....新夥伴、新場景甚至是新遊戲,現在出現在眼前的畫面在告訴你,莊園主似乎從未打算放我們離開。

恍惚間瞥見唐人街盡頭的熱鬧,推門而入,老闆娘輕抬眼眸,背後滿是華貴的贈禮。”你來了。“老闆娘下巴揚起,勾起一抹笑意,一雙桃花眼攝入心神,”幫我找出叛徒吧,你想要的一切都會有。“這時你似乎知道了,故事,才剛剛開始。

活動獎勵一覽

茶香疑韻

在這個系列活動中,大家期待的奇珍時裝解鎖卡、個性動作解鎖卡、活動專屬時裝、活動專屬隨身物品、活動專屬頭像框等獎勵都會包含在內。具體每一個小活動的規則以及獎勵展示圖都還在進一步的調整中,我會從明天開始逐步爆料。

玩家每日簽到會進行一次答題,根據你的選擇,除了線索、碎片等獎勵外,最終會獲得兩個活動頭像(【茶館逸聞專屬頭像-十三娘】&【茶館逸聞專屬頭像-血滴子】)的其中之一,忠於自己的內心,獲得屬於你的頭像。如果最終導向的傾向不是自己喜歡的頭像,你也可以消耗少量靈感改變心意,換取另一個頭像。

活動開啟時間:4月2日

蝕骨贈禮

完成迷你游戲,即可獲得活動商城代幣,消耗代幣可兌換全員通用隨身物品-如意結以及窺鏡、線索、碎片等獎勵。

活動開啟時間:4月9日 ​​​​

逸聞驗證

完成一系列對戰任務,可獲得包括魔術師獨特時裝-龍芽和空軍獨特時裝-瀾滄等在內的大量豐厚的獎勵。

活動開啟時間:4月16日 ​​​​

茶香餘韻

推門而入,畫報中的美人兒立於眼前,老闆娘輕抬眼眸,背後滿是華貴的贈禮。


  • 第一天

「進來坐吧,知道你受困在此有求於我,我並非不通情理,但也總得先了解你幾分?來茶館些許時日,回我十三娘些問題即可。有人說多數人是值得信任的,也有人說與他人交往時必須特別小心。你看法如何呢?」


我的回答:

▶多數人都值得信任。

▷還是小心為妙。


  • 第二天

「你來了。」十三娘溫柔的雙眼耐心的注視著我,大概是識破我剛從冬日的冷風中撞入這份暖意的窘迫,「你認為多數人是喜歡幫助別人還是只喜歡照顧自己?」


我的回答:

▶獨善其身尚且困難,談何幫助他人。

▷助人為快樂之本。


  • 第三天

有些昏暗的房間中,看不清十三娘的眼色,看似狀態不如往日般好,細碎的聲音中我依稀能辨出,她悄然道:「是否你自己一不小心,人們就會占你的便宜?」


我的回答:

▶沒人能輕易傷害我。

▷是的。


  • 第四天

今日十三娘來得時辰晚些,我忙著在四處打探周邊,耳畔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笑語,她輕叩了兩聲桌面拉回了我的注意力:「小朋友,是否當你專心處理某件事情時,沒有人會關心你遇到什麼事?」


我的回答:

▶確實如此。

▷沒這回事。


  • 第五天

「客卿近日在這茶館可又探尋了些什麼?」十三娘看上去心情不錯,從椅子上起身離我甚近,幽深的眸子中只留下我慌亂的身影,「人從本質上來講是富有合作精神的,對吧?」


我的回答:

▶我所遇到的人皆是如此。

▷這樣的想法未免太天真。


  • 第六天

「人們太容易被指揮了,不是嗎?」十三娘望著我,垂落的頭髮擋住了她好看的眼眸,但可以看出來她心情並不是很好,似窗外厚重的陰雲一般令人恐慌。


我的回答:

▶盲從也不完全是他們的錯。

▷大多數人還是更加有主見的。


  • 第七天

「我喜歡我所了解的人們。」她輕輕的將茶杯舉起,搖晃著杯底淺淡的茶色,瞇著眼輕嚐一口,「看到見底的清茶才養身,不是嗎?」


我的回答:

▶保護好自己就不能暴露太多。

▷深以為然。


  • 第八天

十三娘精緻的臉龐在微光中泛紅,染上夕陽的倦意和傲氣:「多數人相當自命不凡,從不正視自己的缺點,對嗎?」


我的回答:

▶恐怕是的。

▷我認為並不是這樣。


  • 第九天

暈開的濃茶似乎在解開這虛妄浮躁的世界,我看著十三娘好像有些明白了她琉璃色的瞳孔裡的憂愁,她只淡笑著打探:「當今人們所談論的似乎都是戲劇這一類事情,品茶和讀書解意卻是少之又少了。」


我的回答:

▶這有何不妥。

▷很遺憾,但確實如此。


  • 第十天

「人們似乎取得成功靠的是門路而不是知識?」虛掩著的門縫颳來陣陣寒風,明明她眸中還是如常清亮,但我還是看不清她笑意中的味道。


我的回答: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沒有知識可難以長久立足。


  • 第十一天

今日十三年讓我去幫她贈給門口小販一碗茶和口糧,回來她淡淡勾起一抹笑:「一旦你開始幫助某人,他就會輕視你?」


我的回答:

▶我不認同這樣的觀點。

▷也許這便是現實。


  • 第十二天

「人們太自我中心了。」她望向窗外,手肘撐在欄杆上,垂著頭,睫毛微垂,說不出的溫柔閒散。「你,我,不都是如此?」


我的回答:

▶我覺得人是能夠從學習中進步的。

▷這很難改變。


  • 第十三天

十三娘的生日宴會要開啟了,茶館上嶄新牌匾的紅絨布還裹著,雀舌幫著派送糖果給到來往的賓客,屋外哄鬧作一團,她似乎不甚於月,挑眉望向我,細聲道:「有許多人令人無法容忍,是嗎?」


我的回答:

▶我也這麼想

▷換個角度不就可以接受了嗎。


  • 第十四天

「今日便是問茶最後一日,之後的是非請求,恐就交給你來完成了。」十三娘微瞇著雙眼,揚了揚下巴,一如始時初見她那般,令人心馳神往,「當你獨自一人、遠離人群時,你最欣賞你自己?」


我的回答:

▶我喜歡享受孤獨。

▷獨木難支,人還是需要其他人的。


蝕骨贈禮


面前是幾個上好的紅檀木箱,堆砌在一起,她倚靠在窗邊的欄杆上,「既然來了,有求於我,自然是要幫我做些事務的,不是嗎?」


  • 第一天

忙活了一天,跨出溢滿清潤檀木香氣的園子。血滴子只是站在那裡,隔著老遠把玩手中的古玩意,好似閒情逸致的文人。要不是來之前有了解到他並非善人,我恐真被這般相貌給騙了去。


  • 第二天

十三娘拉了支雕花木椅坐在我身邊,白玉樣光潔的手端著茶杯,仰面望著我。收整禮盒的我也不由得侷促起來,忙生問:「十三娘是為何選擇幫我?」「你應該知道我為何選擇見你的。」她隨手拿起一個禮盒在我耳畔,「我身邊就如這贈禮,看似光鮮動人實則危機四伏。你初來乍到了無牽掛,可是最合適的人?」


  • 第三天

只要沒獲得實際信息之前,或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隱藏好自己。說起來從那次和十三娘談話結束後,好像茶館周圍的人看我的目光有所變動,尤其是雀舌和玉露,為何在試圖與我保持距離。


  • 第四天

「或許你該注意一下雀舌?他最近並非常態。」我悉悉索索的收拾禮盒時講到,十三娘聞言白了我一眼,半隱在光暈裡,眉眼被細碎的髮遮住,叫人離不開眼。「他在我身邊很久了,不會背叛我的。」雀舌依舊在邊上同客人們講話,不時有目光投射過來讓我有點屏息。


  • 第五天

「你不會覺得你有點過於相信這個看似溫柔的女子了麼?」血滴子今日過來看我,面孔依舊溫和,但語氣卻變得冷峻。「她可是殺人不眨眼的。」說著指指窗外濕冷的雪地裡跪著的孩童,開了窗冰渣子飄進來,原來這麼冰涼。


  • 第六天

今天是十三娘的壽辰,夜色如墨,茶館卻熱鬧非凡,雀舌他說這是一個煙花開啟的日子,髮絲乖巧柔順地貼在耳邊,消掉了日常的尖銳和圓滑。「不去祝她生日快樂嗎?」我輕聲試探。「不用,她知我在就好。」


  • 第七天

「十三娘,您這生意太大,我銀某可承不起。」十三娘在外似乎在和銀駿探討什麼生意。血滴子修長的身影腰間握著一把刻著騰龍的精緻匕首,面色冷漠得根本不像是平日裡和氣溫和的血滴子。華燈初上,燈火通明,似乎在說放縱吧,別看那些城市之中的陰暗角落。十三娘遞給我夢寐以求的相冊。「你的行裝雀舌已收拾妥貼,你我都得到了想要的,如此,多謝了。」


逸聞驗證


唐人街是這亂世中撐出一片和諧安寧的假象。「在外漂泊的第幾個年頭,早就沒了舉辦生日的習慣,每一天都是一樣的,一樣的算計,一樣的權衡。倒也沒有什麼日子值得紀念。」她只是輕嘆口氣,「倒是那些人和事,總是讓人掛念著。」


  • 逸聞驗證一

濕氣厚重的小弄堂口,茶館樓下飯店和著濃濃的水汽跟著霧氣攪合在一起,爆炒後刺鼻的辣椒末直朝鼻口襲來,讓人越發感到窒息。我手裡是從十三娘那拿回的相冊,卻是充溢著說不出口的壓迫感。我看著深處,有一個黑影,一頂寬檐帽子,獨自往那弄堂黑暗處走去了。


  • 逸聞驗證二

弄堂最裡的位置,一股子腐朽潮濕的味道撲面,多少陳年往事埋藏其中?美人殺戮決斷,毫不手軟,隱藏之處卻瞧著少有的慈悲;雀舌雖狡猾善道,對珍惜之人卻是真誠無妄。至於血滴子,分明謀略才智不弱於十三娘,為何又甘居人下…或許人本複雜,所留存的不多善意,或是埋藏深重的權衡心計,不過為保護重要之物而已。


  • 逸聞驗證三

「您早就知道了?」陰冷潮濕的弄堂暗處,傳來低吼。血滴子捂著胸口,站也站不穩。「聽說最近在尋賬本?還多虧了異鄉人,不妨打開看看?」聽百瑞講,這帳本記載了十三娘建立茶館以來,所有明暗交易。「潛藏數年,萬萬沒想到,竟是我…」血滴子在原地滯住,顫抖著將竹葉裡的銀針暗器取出。


  • 逸聞驗證四

「血滴子之後?」十三娘送我走的時候我小聲詢問,我想起他將那帶毒的銀針生捏在自己的手中,人卻顫抖得不像話。「不會如何。」十三娘笑起來還是那般好看,手指把玩著手中的扇刀。「只是以他的謀略才智,本是應當更好的。都是可憐人,要不是他…」「罷了,既來此赴宴,走前討句生辰之樂便可以。」


  • 逸聞驗證五

夜色撩人,天空裡鋪滿璀璨的星海,似乎在向人們說明,明兒又是個艷陽天。一切回歸原點。又重歸莊園的時刻,我輕撫這莊園的鐵柵欄,為我此刻的自由和可以繼續這追逐的遊戲而喜悅,至少,在這裡,我無需像十三娘那般挑起責任,無需刻意堅強,更無需因客觀因素被迫作出違背自身內心的選擇。


  • 逸聞驗證六

「那面牌匾,有名字嗎?」我憶起,曾在茶館時最高處被紅絨布包裹著的嶄新紅木牌匾。十三娘倚靠在沙發之上,眼眸卻望著那塊匾。走時才目睹到那塊紅絨布揭開的時刻,匾內置放著的舊照載滿了茶館眾人。「它的名字,叫家人。」十三娘面上掛著笑,「沒有任何一場勝利不需依靠身邊之人 。」


  • 逸聞驗證七

莊園的追逐遊戲又一次開啟,我好像比起從前更加了解了這裡的規則,或許人與人之間,人與物之間皆是如此,多給一點耐心去接觸、試探、探詢內心相互博弈,多一些探索的勇氣和信心,討論得越多,越可以避免認知缺席。我們之間,不也是靠著這樣的勇氣去建立在這裡的存在嗎?


  • 逸聞驗證八

雜亂的腳步聲混著清冽的鐐銬聲,我捂嘴喘著氣小聲蹲行,莊園幾日不見好像多了許多新來的傢伙,也擴增了許多新的土地。這之後的日子,大概是會更加有趣了。「熟悉的聲音又響起了,還是那個低沉壓抑的男聲:「新的遊戲快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 逸聞驗證九

雖然莊園的管理向來鬆散,並非困你於此,那些聽來荒謬但真實存在的遊戲規則,只是願你玩的愉快,再來一次吧,為了想要獲得的獎賞,害怕向來不是勇士的品質。遵循遊戲規則,才能在這個世界中肆意。


茶館往事

依據活動「茶香疑韻」的回答選擇偏向,彩蛋劇情也會有所不同。共有「十三娘」以及「血滴子」共兩個版本。

  • 十三娘Ver.

「雀舌少年,這貨是收到小庫房,還是收到老地方?」我隱約間聽到我房間門口的人聲,打開來是岩在雀舌耳畔低語。看到我前來的兩人愣在原地,雀舌笑著前探先開了口:「客官,稍安勿躁。」說罷將我拉入房內,拉上了窗簾。「你們是在做什麼交易嗎?」我拉著他的袖口小聲念叨。他勾了一抹笑容,豎起手指噓聲道:「切不可聲張。」

  我知曉了交易這事,不知怎的,還是被發現了,雀舌受了責罰。「無需為我難過,」他應當是看出了我的愧疚,「十三娘是我最大的恩人,這事確實也是我的責任。」「可是…」我小聲道。「以後站在我們身邊就好。」他摸了一下我的頭笑著說,看著這寂寥的煙火,我心中生出一絲難過。


  「客官,已經午時了,可不要因為無需問茶就貪睡哦。」雀舌還是一如既往禮貌和煦的笑容,「午食,已經備好在樓下了。」我抬眼看過去,「我們去給十三娘送點心吧。」他瞥了一下頭看著我,「我覺得她有點危險。」周圍都是窒息般的寂靜,從房頂漏下的水珠灌進他的脖子。

  我們端著點心走進去的時候,十三娘正坐在茶館小房間,翹著二郎腿半躺著,在昏黃的燈光下,慵懶而看不清情緒。摩挲著手指尖的寶石戒指,臨了吹吹扇子刀上的灰。

  「十三娘,你要的點心到了。」雀舌語氣淡淡的。如果不是面前那個被打到血肉綻起的人,掛在高處大聲喘息,皮肉下可以隱約瞥見的白骨,我幾乎快要相信這是什麼閒散的美人了。

  「銀駿,你知道我向來是信任你的?」她輕巧地拿起點心吃了起來,「而你卻,掉包我的貨?」一坨黑乎乎的包裹被血滴子猛地踢到銀駿面前。

  十三娘勾著笑,接過從雀舌手裡的一疊契約,彎著腰用扇刀挑起銀駿的喉結,「這是你的全部身家。哦,不只如此,我記得你的妻子剛懷孕,對吧?」

  「不!不要!我說!是丹…」「砰!」銀駿話音未落,巨大的槍聲響徹了整個茶館,我的視線和耳膜似乎也隨著面前這血液的刺激變得沒有知覺,緩緩地倒下了。



  • 血滴子Ver.

  血滴子拉下窗簾,關掉屋裡所有的電燈,一小束月光打在他的身上,脖頸處的肌膚微微露出,透漏著淡淡的書卷氣息,「這局看上去只是壽宴,但實際上是權貴們的交際大會,十三娘也會在此出售交易她的貨物,你應當也有所耳聞,我們都不希望看見糟糕的事情發生,不是嗎?」血滴子露出淺淺的笑意,抓住我的肩膀,「我們等這天已經等了一年了。你願意幫我嗎?」

  我輕輕推開他,搖了搖頭又點了一下,腦子裡面一直浮現著玉露給我講述的,血滴子的過去。一個留洋世家公子,被險害至家破人亡,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十三娘,因為她的「貿易」。或許我真應該幫他。


  十三娘的生辰宴會在茶館大廳舉行。這是一場燈火通明的地下貿易盛會,來來往往許多人都掛著和善的笑容。他們彬彬有禮,同時也對每個進入茶館的男女進行審視,思考對方又是怎樣的人物,可以從中獲取什麼利益。

  十三娘在一片掌聲中開始發表演講,玉露拉著我轉身去了女賓化妝間,出來就把一支槍支插在血滴子的後腰,然後用手搭在那裡,就像兩個關係很好的舞伴攬著對方的腰。

  掌聲再次響過後,天花板上的燈光漸漸暗去,十三娘的身影消失在茶館中央,朝著茶館小偏殿走去,茶館內響起浪漫的音樂。玉露掏出一塊手帕,輕柔地擦去血滴子鬢角的一絲汗跡,在他耳邊說了什麼。下一首音樂響起,血滴子攬上了我的腰,唇邊浮起了一抹笑,在我耳畔輕聲說,「去幫我找瀾滄吧,另外,告訴她,銀駿被發現了。」

  我一面感慨血滴子建立勢力的能力,一面依照血滴子的指示,找到瀾滄,給她傳遞了信息,匆忙趕回來,卻已經看不見血滴子的身影。一絲憂慮襲上我的心口,玉露卻聲色自若地坐著,也透著少少的自信,柔聲細語撫摸我的背脊:「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

  恍惚間巨大的槍聲穿過整個茶館大廳,聊天的,交際的,舞蹈的眾人全都尖叫起來,衝出茶館。

  「看來計畫成功了。」玉露端著茶杯笑吟吟地說。

コメント (陸服二週年茶館逸聞)

新着スレッド(第五人格國際服攻略wiki)

注目記事
ページトップへ
閉じる